yinyinai145.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yinyinai145.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紛亂幻想(第一部)(陳雪梅的寵物生涯)(01-63)第一部完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1章



陳雪梅真的沒想到能有這樣的好事,作爲一個孤兒,居然能住進別墅,這都

要感謝自己的室友。



大一才入學,陳雪梅與另外三個女生黃莉、朱賽男和張倩,成爲了室友,很

快便成了好閨蜜。黃莉與朱賽男住不慣學校的四人宿舍,開學才不到一個月就在

附近找到一棟不錯的別墅,並邀請陳雪梅和張倩一起住了進去。她們知道雪梅是

孤兒,也不要她承擔房租,這讓雪梅心中分外感激。



別墅有兩層,上層是四間帶陽台的臥室,下層是寬敞的廳室。



「雪梅,收拾好沒有?搬家弄得一身汗,我們去洗澡吧!」朱賽男叫到。



「好了好了,洗澡麽?」陳雪梅應道。



「快脫衣服,浴室老大了,我們四個一起洗。」朱賽男沖了進來,試圖扒掉

陳雪梅的衣服。



「你流氓啊?」陳雪梅不甘示弱,與朱賽男鬧作一團。



「嗨,你們兩個快點!」浴室內傳來黃莉的聲音。



————————我是入浴的分割線————————



「雪梅的乳房好美哦,又軟又大。」黃莉很淘氣地從後偷襲陳雪梅的胸部。



「啊,不要這樣,莉莉,快停手……」



這一個月來,一起洗澡時,陳雪梅經常被黃莉這樣玩弄。



「好敏感的身體啊,稍微碰一下雪梅的乳頭,就已經變硬了。」



黃莉一邊揉搓,一邊用手指挑逗著陳雪梅的乳頭,她似乎越玩越興奮,甚至

準備把手伸向陳雪梅的胯下了。



「莉莉,夠了……」陳雪梅及時把黃莉的手捉住。



陳雪梅回頭發現,朱賽男和張倩互相塗抹著肥皂泡,看著自己這邊偷笑,便

向著兩個女孩的乳房捏去,幾個女生互相打鬧著,在尖叫和大笑聲中結束了淋浴。



————————我是出浴的分割線————————



「好無聊呢……」四個美人各自攤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們來打麻將吧!」朱賽男提議道。



「好啊!不過光是這麽打可沒意思,得有點彩頭。」黃莉回答。



「彩頭啊……」陳雪梅心中有些擔心,微微皺了皺眉頭。



細心的張倩看到這一幕,對朱賽男眨了眨眼睛。



「嗯嗯,是得有點彩頭,這樣吧,我們也不說錢不錢的,我們來玩脫衣麻將,

輸一局脫一件!」朱賽男提議道。



「好啊好啊,我同意!」張倩接道。黃莉也點了點頭。



「脫衣麻將?反正都是女生,又一起洗過澡,不好拂了她們的興緻……」陳

雪梅心中暗道,也同意了。



————————我是開局的分割線————————



「碰!我胡啦!開門紅!快脫快脫!」黃莉興高采烈。



「要不要那麽倒黴啊!」放炮的朱賽男一臉不爽。



朱賽男脫掉了上衣,那豐滿的大奶挺立在其他三人的眼前。



「嚇!賽男你沒穿胸罩啊!」陳雪梅一臉驚訝。



「才洗了澡不打算出門,天氣又熱,嘿嘿……」朱賽男滿臉不在乎。



很快戰局進行了七八輪,朱賽男沒有再輸過,另外三人各有輸贏,陳雪梅脫

了上衣,黃莉隻剩內褲和胸罩,而張倩已經脫光了。



「繼續繼續,張倩,你別扭扭捏捏的,又不是沒被我們看過。你已經脫光了,

再輸可得接受別的懲罰哦!」朱賽男氣勢高漲。



「哈哈,自摸,我胡啦!你們仨,脫脫脫!」朱賽男如有神助。



黃莉面無表情地脫下了胸罩,陳雪梅脫去了裙子,而張倩可憐巴巴地望著朱

賽男。



「嘿嘿,小倩倩……這樣吧,你到桌上自慰給我們看,要出水才算哦!」朱

賽男一臉奸笑。



張倩尖叫一聲,把牌一推,就準備往房間?逃去,被黃莉抓住了手臂,說什

麽也不放手。



「不行不行,願賭服輸,一定要表演的!」黃莉起哄。



陳雪梅一時呆住了,等她回過神來,張倩已經被朱賽男和黃莉說服,爬上了

桌子。



張倩分開大腿坐在餐桌上,陳雪梅以及朱賽男和黃莉睜大了雙眼盯盯地看著

她,她的陰毛仔細地修剪過,看上去十分整齊。



張倩雙眼微閉,一隻手握住粉嫩的乳房,食指撥弄著紅豆般的乳頭,另一隻

手把手指放在嘴?面沾著唾液,熟練地把手指在陰道口慢慢地進出,淺淺的挖弄

漸漸變成深深的抽插,偶爾,還把手指在陰部的肉縫上快速揉搓,把粉紅的陰蒂

揉搓得高高挺立,有時輕咬雙唇或吐出舌頭在紅唇外繞來繞去。接著,張倩斜躺

在桌上,弓起纖纖細腰,大腿向兩邊盡量分開,雙手按在小穴上,手指在小穴?

越來越快不停的抽動著,下邊暗紅色的大陰唇已分開,大大的陰蒂也完全脫離包

皮凸了出來,隨著手指的出出入入,一股一股的淫水已從陰唇流出來了,小小的

肛門菊花口也一張一合。



「好了好了,出水了!賽男的要求達到了!」陳雪梅突然說出一句話,驚醒

了看戲的衆人。



「別啊姐們,她正興奮呢!」朱賽男朝陳雪梅擠擠眼睛,「看我幫她一下!」

說著,她走到張倩身前,伸出最長最粗的右手中指,對著張倩粉嫩的陰部插了下

去……大概是太激動了,兩分鍾不到,張倩真的「出水」了。洶湧的淫液彷佛被

水槍射出來一般,大股大股地噴了朱賽男一臉。



「我靠,『潮吹』呀!」朱賽男滿臉興奮,一點也不覺得臉上沾滿了淫水有

什麽不妥,「日本的女優紫彩乃就靠這個出名呢!今天可看見真的了!」



張倩幾乎虛脫一般躺在桌上不能動彈,好半天才恢複過來。



「繼續繼續!」朱賽男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先前一直面無表情的黃莉眼中

似乎閃過一些別樣的光彩。而陳雪梅還在爲剛才所見震驚,心不在焉。



————————我是心不在焉的分割線————————



「雪梅,雪梅?雪梅!嗨!回神!你又輸了呢!脫啊!」張倩一反先前羞羞

答答的樣子,活躍了起來。



「啊?我又輸了?」陳雪梅隻得脫掉了身上最後一塊布料。



「哼哼,雪梅,你可是脫光了,再輸的話,可得和我剛才一樣!」張倩堵死

了陳雪梅的後路。



————————我是輸牌的分割線————————



陳雪梅一臉慘淡,輸了,真的又輸了……要自慰給大家看,可是人家以前還

沒有自慰過耶!



「你發什麽呆啊?快開始啊!」張倩催促到。



「可是,我不知道怎麽自慰!」陳雪梅語氣十分爲難,她實際上還是個純潔

的處女。



「嗯……剛才張倩自慰你也看到了吧,你就照那樣摸自己!」黃莉正是興起,

開始教導起陳雪梅來了。



朱賽男捏了捏陳雪梅的乳房,說道:「要不,姐姐先教教你怎麽弄,你再自

己摸吧?」說著,伸出那根先前讓張倩潮吹的手指往陳雪梅的下體捅過來。



「別啊,我自己來。我試試吧!」陳雪梅生怕朱賽男真的動手,隻得爬上桌

子。



「那,那開始了……」陳雪梅把右手伸到私處,把食指插入兩片陰唇中間;

左手則按著右邊的乳房,活動起來,開始自慰。



「雪梅,要更有感覺的,『呀~~呀~~』的叫出來才可以。」



「乳頭也可以刺激一下的。」



「中指也放進陰戶中去。」



陳雪梅在三人環視之中自慰了數分鍾之久,但是沒有經驗又沒有技術的她,

在這種被迫被看的狀況之下自慰根本沒有感覺。陳雪梅揉搓自己的酥胸,手指插

入私處,閉上雙眼露出苦悶的表情,但三人卻想看見更精彩的場面。



黃莉忍不住說:「做什麽呀?一點反應也沒有。算了,朱賽男、張倩,你們

動手。」



「上!」兩人看了看陳雪梅後分別站到她兩側,一人握著陳雪梅一隻腳,讓

她的姿勢再張開些。一瞬間雙手忙亂抵抗的陳雪梅,以一敵二之下隻有乖乖就範

的份,被迫以更分開雙腳的姿勢固定下來,完全無視陳雪梅的「不要、請求、停

止」和呻吟聲。



「這雙手很麻煩呀,雪梅。」朱賽男說完之後,把陳雪梅雙手固定在背後縛

起來。全裸而雙手被反綁在背後,雙腿被人捉著大力拉開的陳雪梅,那是意想不

到的沖擊光景。



「放……放過我,夠了。」陳雪梅一面搖頭,一面哀求。



張倩則很好心情的邊啍著歌邊說:「不~行~,還有很多事要你做的。」一

面恐嚇,一面把手伸向她胸部。



「好,我就這?。」朱賽男的手伸向了秘部把陰唇分開,將中指試著插入。



「咦?這是?處女膜?」朱賽男的手指感到了阻礙,她和黃莉交換了一番眼

神。



朱賽男不再深入,一手撫弄著陰道口,另一隻手的拇指和食指則夾著陰核。



二人撫摸著敏感地帶,讓陳雪梅面上因興奮而抹上了一片紅潮。二人在性技

巧上可不是陳雪梅這隻菜鳥能比的,惡作劇地刺激著她的性欲。陳雪梅的喘息聲

愈來愈大,間隔愈來愈短。



「停,停呀!已經夠了。」陳雪梅焦急的聲音,完全無人理會。



「好,照約定好的做。這?!」朱賽男和張倩互相望了一眼,一口氣讓陳雪

梅達到高潮。



「唉……唉~呀……呀!不行了~~」陳雪梅在高潮之下大叫起來,跟著垂

下頭,下半身大大張開,可以看到陰道中的肉壁因興奮而抖震的樣子。



「厲害,太厲害了!雪梅達到高潮的境像。」黃莉感歎的說。「這光景實在

太有沖擊性了。」



「是啊是啊……還是處女呢!不會是第一次高潮吧?」朱賽男和張倩應和著。



兩腳分開至最大極限而又喪失意識的陳雪梅,此時沒有聽到三人的討論。



終于陳雪梅慢慢恢複意識,輕微張開眼睛看到現時的狀況後,雙眼全開。



「不~!好過……好過分。不要看我!」身體完全不能活動,雙手被反綁,

雙腳被朱賽男和張倩捉著大大張開,被固定成這個姿勢,她把最羞恥的地方都露

出來了。極限的羞恥感覺,讓陳雪梅哭了出來。



朱賽男和張倩解開了對她的束縛,她哭著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第2章



「我要搬回學校,謝謝這段時間的照顧了!」第二天,陳雪梅終于鼓起勇氣,

叫住黃莉和朱賽男,鄭重其事地說道。



那兩個女孩並不這樣想:「我們有些東西給你看。」



她們領著陳雪梅走進黃莉的房間,讓她坐在床邊。黃莉說:「好啦,在你真

正決定要搬走之前,我們要做一些有趣的事情。」說著,她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

電腦。



當陳雪梅在播放器中看到自己脫光的樣子時,她真是嚇呆了。然後她看到自

己爬到桌子上,接著又看到自己開始自慰。她簡直不知道自己應該說點什麽,或

者做點什麽。陳雪梅困惑而震驚的呆在那?,看著她的朋友,這是幹什麽,又是

爲什麽啊?



于是黃莉告訴這個可憐的女孩,必須按照她們的吩咐做,如果不這樣的話,

這卷錄像帶就會公之于衆,「舞蹈系特招生的初次高潮秀!放到學校論壇上一定

會引起轟動的!」



陳雪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朱賽男接著說:「從現在開始,不管出現什麽情況,你都要按照我們的要求

做。」



陳雪梅說:「別這樣,我們都是好朋友,這樣會毀了我們的友誼的。我們已

經開過玩笑了,現在忘了它吧。請刪掉這個視頻。」



「做夢,」黃莉叫道,「你現在屬于我們了,要麽按照我們的要求做,要麽

這段視頻就會公之于衆。」



陳雪梅迷惑的呆坐著。她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但是,」她喃喃道,「我

們是朋友,朋友不能這樣對待朋友。」



朱賽男大聲地說:「我們曾經是朋友,但現在你是我們的寵物,一條母狗,

除非你想大家都看到這段視頻。你可要想好了,當學校知道這一切時,他們會怎

樣對待你。」



陳雪梅試圖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靜:「你們不能做這對我。我要報警。那麽

究竟誰倒黴?」



兩個女孩同時說道:「去吧,你這個婊子,但要知道,視頻是不會說謊的。」



陳雪梅想了一會兒,說:「好吧,你們贏了,但這就這一段時間,而且別讓

我做什麽蠢事。」



突然,朱賽男過來打了她一巴掌,說:「隻要我們想,我們就能擁有你和你

那漂亮的身體,你無法改變任何事情。現在,女人,站起來,脫掉衣服。」「馬

上做,小母狗!!」



陳雪梅被嚇住了,跳起來飛快的脫著衣服。她脫下了罩衫和牛仔褲,穿著內

褲和胸罩站在那?。



「很好,繼續脫。我們要你完全赤裸,你這小母狗!」黃莉說。



陳雪梅猶豫了一下,朱賽男飛快地打了她一計耳光,警告說:「按照我們所

說的做,這樣就不會挨打,你這婊子。趕快脫光!」



陳雪梅嚇得顫抖著,遲緩地脫掉了奶罩,在女孩們的面前露出年輕堅挺的乳

房,然後用慢慢褪下了內褲。她試圖用手蓋住身體,但是赤裸的屁股上挨了一巴

掌,然後她們警告說不要企圖任何東西。朱賽男命令她雙手背後,手指抓緊,然

後分開大腿。



因爲害怕視頻曝光而被開除出學校,陳雪梅完全遵循了她們的命令。



「很好,」黃莉說:「現在就宣布你的新規矩。」



陳雪梅赤裸的站在那?,兩腿張開,雙手背在身後,不知道怎麽辦,因爲她

的朋友手?有一段視頻,記錄了她脫衣、自慰、被別人弄到高潮的全過程。她嚇

壞了,不敢違抗朋友們的命令。



「現在,」朱賽男說:「我們將宣布一些規矩,你要在屬于我們的期間一直

遵守。現在我們向你解釋,你要小心聽著。我們希望你能完全理解,永遠遵守,

否則我們就公開視頻。」



黃莉說:「好了,陳雪梅,現在你屬于我們!你是我們的私有財産,要完全

按照我們的吩咐去做。你要記住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們擁有你,無論我們讓你做什

麽,你都要服從。明白了嗎?」



陳雪梅戰戰兢兢的答道:「是……是……的,請千萬不要公開那段視頻。」



「嗯,隻要你按照我們的要求做,我們不會公開它的。」朱賽男回答道。



黃莉又說:「很好,陳雪梅,真不錯。下面是你要遵守的規矩。至要你不服

從任何一條規矩,我們都會把一份拷貝的視頻發送出去,你也會受到懲罰。」



「第一條:你屬于我們。我們擁有你。我們說的任何事你都要做到,無論什

麽事,在哪兒,或在誰面前。」



「第二條:你要稱呼我們黃莉主人和朱賽男主人,而且每次回答問題後面都

要帶上『主人』這兩個字,明白嗎,小母狗?」



「是……是……的。」陳雪梅答道。



啪、啪、啪,朱賽男狠狠的打了三下陳雪梅赤裸的屁股。陳雪梅尖叫著跳了

起來,捂著屁股。



黃莉說:「我想你沒有聽清楚,母狗!我剛剛講過這些規矩,你就違反了!

如果你不服從我們,就會得到更多懲罰。現在你明白了嗎,母狗?」



「明白,主人。」



黃莉繼續說:「好多了,小母狗,千萬別忘記另外一條規矩,你會受到更嚴

厲的懲罰。」



朱賽男說:「第三條:這是目前最後一條規則,我們隨時可能增加對你的規

矩。」



「好啦,陳雪梅,」黃莉問,「你都明白了嗎?你能遵守嗎?如果不能,你

可以馬上離開,但離開之後,這段視頻也會流落在外的。」



陳雪梅回答:「明白了,黃莉主人,我理解這些規矩,而且願意遵守,主人。」



「那好,我的第一個指令就是我們要檢查檢查你的陰部。」黃莉說道。



朱賽男拿出一個控制器模樣的玩意兒按了一下,門開了,是張倩,白色的皮

質吊襪帶,白色的長筒絲襪,白色的系帶高跟鞋,其餘就是全身赤裸。「來幫把

手。」



張倩爬上床,雙腿跨坐在陳雪梅的頭上方,抱起她的頭放在自己裆部,把她

的頭枕高,說:「睜開眼睛,請主人們一起看!」說話間,張倩彎下腰,兩手各

抓住陳雪梅的腳踝,用自己的一雙纖長的細腿壓住陳雪梅白嫩的腿彎,兩手又抓

住陳雪梅的雙手。



現在陳雪梅上身躺在床上,下身被拉起,折疊在上身,雙腿被左右大大分開

壓在床上。本來這姿勢已經夠羞人,頭卻枕在張倩的裆部,隱約聽到「嗡嗡」的

震動聲,面部正對著自己同樣擡高的下身,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大大分開的

下體中間。可憐的是,還不能稍動,張倩把自己渾身的關節都壓制住了。



黑油油的陰毛向上生長著,一直延續到大陰唇中間的位置上,遮擋著主人的

視線。



「毛毛有點礙事額……」黃莉皺眉到。



「交給我吧!」朱賽男笑嘻嘻地說。



她要張倩輕擡陳雪梅的臀部,在其下墊了一塊布,然後……她居然直接用嘴

貼在陳雪梅的私處上面!她的舌頭輕輕地舔過陳雪梅長有陰毛的部位,讓陳雪梅

全身一陣顫栗,然後用口水沾濕陰毛,然後再慢慢地用手指將陰毛都理平之後,

再用剪刀修剪。她的動作很快,沒有幾分鍾,陳雪梅大部分的陰毛就已經落在布

上,然後她拿起剃須膏,塗遍了陳雪梅的陰戶,接著用一把剃刀,小心翼翼地將

陳雪梅剩下的陰毛全部剃掉,讓其陰戶完全光禿,清晰可見。



大功告成以後,黃莉摸了摸陳雪梅的陰戶,「光滑的感覺真好!」



陳雪梅聽著這樣的評論,看著自己淫蕩分開的大腿中間光禿禿的陰門和肛門,

兩扇肉門都暴露在涼涼的空氣中,不禁羞愧地閉上眼睛。



大家齊唰唰地把目光交彙在陳雪梅大大分開的雙腿中間。



朱賽男嫌光線太暗,拿來了自己的手電筒,照在陳雪梅最是嬌嫩敏感的部位。



陳雪梅兩腿大張,連平時躲在屁股縫?最最隱私的小菊花都開放了。處女地

就是處女地,兩片厚厚的大陰唇潔白晶瑩,上面的毛毛都被朱賽男用剃刀去掉了。



盡管兩腿大張,兩片厚厚的陰唇卻如同真正的女孩一般,緊緊地閉合著,隻

能從縫隙中看到一抹粉紅色。



黃莉伸出手,憐愛地在陳雪梅的陰部緩緩揉搓,特別是兩片唇上面的交彙處

更是重點,輕輕地揉動,使陳雪梅又低聲呻吟起來。看著陳雪梅沒有痛的感覺,

黃莉雙手拎起兩片陰唇,用力分開到極限,隻見?面一片鮮嫩的粉紅色,兩片小

小的、粉嫩的小陰唇,隨著大陰唇的極限分開,它們也微微張開,好像在一張一

合地引誘物體的入侵。薄薄、血紅的小陰唇就微微搖顫,顯露出可愛、誘人的陰

道口。粉紅色的陰道內膜前褶萬層的,亮晶晶地閃著光,如果不把中央那個小洞

考慮進去的話,蜜穴很像杏仁曬乾後的形狀。



大家在手電筒的強光下一齊往?面看去,陳雪梅的處女膜還是那麽完整地封

鎖著。處女膜,其實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是一層薄膜一樣的東西,其實,它更

像一層肉瓣,有一定的厚度。大家驚奇地發現,陳雪梅的處女膜上有個小孔,竟

然還是月牙形的。



黃莉用手指把大陰唇分開,然後用另一隻手拉住陰唇上方的皮膚往上一推,

頓時,一粒鮮紅的小珠正在慢慢勃起變大,它清晰地出現在衆人眼前。黃莉用中

指在陳雪梅的陰道口劃了幾下,整個中指沾滿了陳雪梅透明的淫水,然後輕輕地

在陳雪梅的陰蒂上左右上下滑動,再逐漸加快速度摩擦,「嗯……哼……嗯……

啊……」陳雪梅控制不住,婉轉地呻吟起來。



「好了,現在就到這?,這母狗確實還是個處。」黃莉說道。



「把她的第一次給我男朋友錢睿吧,他一直對沒拿到我的處女耿耿于懷。」

朱賽男舔了舔嘴唇。



「上次倩奴你也這麽說!還一次來了九個人,要不是催情迷幻藥水,哼!」



「安啦安啦!這次保證就來他一個。」



「就這麽定了。倩奴,放開她,帶她出去,好好教教她。」



外篇1-1



夜晚的住宅傳出黃莉的大叫:「叫你來開苞你怎麽還帶八個人啊?」



「嘿嘿,好東西大家分享嘛!」錢睿嬉皮笑臉。



朱賽男在一旁和八個大男人大眼瞪小眼,即無奈又無語。



「一個處女挑戰九個大男人?你們要弄死她啊?」黃莉捂額。



「呃,我帶來了這個!我新從馮老師那淘來的催情迷幻藥水。」錢睿說道。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倩奴交給你們了,賽男,我們走!」黃莉拉著朱賽

男離開了。



「哎哎,我想留在這看看……」朱賽男的聲音漸漸遠了。



等在客廳的張倩看著進來的九個人,嚇得臉色一白。



「我是校籃球隊隊長錢睿,這是我球隊的副隊長陳冠克,其餘的是我球隊的

隊員,分別叫孟楷、孫乃齊、席耀嘉、喬文薰、楚永勤、白紹威、慕容彬。」錢

睿介紹著。



張倩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自己。「是不是……要先脫衣服啊……」



「先把這個喝了,別擔心,會給你留下個美好的回憶的。」



————————我是喝藥的分割線————————催情迷幻藥水藥效很

快就開始發作了。



「也許我該主動一點!」張倩有些迷糊了。



張倩開始擺動自己纖瘦的身子,往錢睿等九人走去。



最先碰到的是錢睿,她拉起了他的手,將自己熱燙的身子貼進他同樣火熱的

身軀,和他跳起了貼身的黏巴達舞蹈。



錢睿的雙手在她柔滑的美背上不停的輕撫著,並將她的內衣扣子給解開,丟

掉她的內衣。



張倩美麗的唇角樣起了一抹美豔的淺笑,她一把推開了貼在她身上的錢睿,

其他的人看見了她小巧可愛卻又形狀飽滿高挺的雪乳,都暗暗的吞咽了口口水。



她走到了孟楷的身後,將自己的身子貼在他的背後,一雙小手不安份的替他

解開襯衫的扣子。



脫掉了孟楷的襯衫,她的一雙手則是在他健壯的胸膛上不停的撫摸著,在碰

到他的乳頭時,還頑皮的輕扯了他的乳頭一下,讓孟楷忍不住的低吼出聲。



她又離開了孟楷的背,轉而到了孫乃齊的面前,她笑著看向已經脫掉上衣的

孫乃齊,卻頑皮的拉扯著他的褲頭,轉而撫向他翹挺的臀部,孫乃齊正在享受她

的撫摸時,卻又一掌拍向他的臀部,讓他措手不及,她轉而拉住席耀嘉。



席耀嘉卻跟陳冠克、喬文薰、楚永勤、白紹威、慕容彬一起拉住了她,讓她

躺在柔軟的地毯上,並粗暴的脫去她的小褲,讓她完全的裸裎。



其中錢睿把舌頭伸進了張倩的口中,不停的深吻著她,孟楷則是把她的身子

扶坐起來,然後坐在她的身後,以手輕輕撫摸她晶瑩剔透的美背。



孫乃齊撥過她左邊的秀發,用牙齒輕噬她的性感耳垂,席耀嘉則是占據在張

倩的右邊,閉上雙眼,把自己的臉貼在她的雪白乳房上,不停的磨蹭著她的雪乳。



喬文薰則是跪在另一邊,用手托住她的雪乳,一邊愛撫著她充滿彈性的乳房,

還一邊吸啜著她粉紅色的顫抖乳頭。



陳冠克則是無限滿足地把自己的手停留在她纖美而平坦的小腹上,不停的揉

弄著,還壞心的用小指去摳弄她小腹上的珠洞。



楚永勤卻獨愛她小巧的足踝,他把張倩的左右雙足都徹底的吻透,白紹威、

慕容彬兩個人則是開始輕柔的撫弄拉扯著張倩那從未被人開發過的女性禁地……

「嗯……很舒服……熱……我好熱啊……」張倩不停的呻吟嬌喘著。



「這女孩真不錯,就像水做的似的,看這?,唔……」白紹威把張倩的一雙

雪白大腿拉得更加張開,就湊臉過去,伸出靈活的舌頭上下舔動著她微滲出一些

蜜液的嫩瓣,慕容彬在一旁看得心急,索性整個人伏貼在地毯上,在她下身的下

端找尋空間,將手指從一旁滑進去,觸摸她被嫩瓣包圍著的神秘花核。



「啊啊……啊……不……」張倩被他們留連在她身上的大手給挑逗得沒有辦

法反抗,全身酸麻無力,兩腿發軟,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來。



這時下面又有另一雙手輕輕的翻開她粉嫩的花瓣,她低頭一看,原來是錢睿,

他正伸著舌頭輕輕的舔弄著她的小穴。



「啊……不……喔……」她被那奇怪的舒服感覺給嚇到了,她用手去推他的

頭,「啊……不要……啊……啊……」



錢睿並沒有理會她的手,他繼續把舌頭伸在她的小穴?來回的舔弄著,就像

要用他的舌頭幫她的穴清洗一樣。



張倩感到全身無力雙腿發軟,靠在正玩弄著她左邊軟嫩雪乳的喬文薰身上,

一隻手按著錢睿的頭,另一隻手被孟楷拉到他的陽具上。



孟楷的陽具很粗、很熱,像一根燒紅了的鐵棒一樣,尤其那陽具的尖端就像

顆大蘑菇,她很害羞的隻是用手圈握著。



按著錢睿的手也被孫乃齊給拉了過去,她也一樣的圈握住他熱燙的陽具。



「動動你的手啊,倩倩……」孟楷咬著牙命令她。



她乖順的把圈握住二根熱燙陽具的手,開始做上下套弄的動作,這動作引起

了孫乃齊跟孟楷的一陣粗吼。



她發現她右邊的雪乳被席耀嘉給含進了嘴,他的舌延著她雪乳頂上那莓果的

形狀,不斷的舔吻、嗫咬。



錢睿把她纖瘦的雙腳擡起擱在他肩膀上,他把手指插進她緊熱的小穴?輕輕

的抽動,嘴唇含住她的花蒂,邊吮邊用舌頭舐,她舒服得倚靠著在喬文薰的身上,

全身發熱顫抖。



「啊……很舒服……啊……喔啊……」



由于張倩的腳是放在錢睿的肩上,所以她的下半身是懸空的,陳冠克便伸出

手,開始把玩她翹挺的粉臀,還在她的菊穴處輕摳著。



楚永勤和慕容彬則是把玩著她白玉般的足,楚永勤還壞心的拿出隨身攜帶的

毛筆,輕輕的在她的腳掌心劃著。



「嗯……癢……會癢啦……啊……啊喔……」



白紹威則是占領了她的櫻唇,他深深的吻著她,和她的舌交纏在一起。



不知道她的手套弄了多久,孟楷和孫乃齊都洩在她的手上,她的手上沾滿了

他們二人的熱液。



接著是楚永勤跟慕容彬把自己的陽具讓她圈套住,有了一次經驗的張倩架輕

就熟的上下套弄起這二根熱燙的陽具。



錢睿則是抱著她往後倒,不愧是身手矯健的籃球隊隊員,這麽大的動作都沒

讓他們失手,他們仍是待在該待的地方,隻是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殺氣。



現在變成張倩趴在錢睿的身上,喬文薰跟席耀嘉爲了可以繼續把玩她的雪乳,

所以都用手撐起了她的上半身。



「倩倩,要來了喔。」他扶著自己的陽具,跟她身後的陳冠克點了頭,二個

人同時挺進了她的小穴跟菊穴。



張倩痛苦的仰起頭,發出悲叫聲,堅硬的陽具還不停止的向她的深處侵入。



「求求你……不要啦……」美少女含淚哀求的模樣,更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這就是處女最美妙的地方。



她的哀叫讓錢睿跟陳冠克更加的興奮,陽具也更用力的頂進去。



「嗚嗚……不要……痛……不要……」張倩哭叫著扭動上半身,身體想移開,

想逃避。



錢睿相當的享受處女的反抗,他的雙手緊捉著她的圓臀,更深深的將自己的

陽具頂進她的小穴?,陳冠克也是一樣的深入她的菊穴,終于讓錢睿達到了小穴

的根部。



「啊……痛啊……」張倩感到痛苦的咬緊著牙關。



錢睿讓自己的陽具在她的小穴根部用力的磨擦著。



「啊……不要啊……」更強烈的痛苦使得張倩忍不住的哭叫。



「不要……不要……」張倩的下半身不斷的拼命掙紮,她覺得自己身體的中

心好像被打入粗大的木樁似的,一種強烈的鈍痛感向腦頂沖刺而去。



錢睿知道催情藥的份量可能不夠,他看向陳冠克。



陳冠克心不甘情不願的抽出自己的陽具,走向錢睿帶來的包包。



白紹威見機不可失,他趕緊跑到張倩的身後,將自己的陽具頂進她的菊穴?,

享受被她菊穴緊窄的肉壁給緊絞著的快感。



陳冠克爲之氣結,他掏出了二瓶黑色的瓶子,不甚溫柔的撐開了張倩的口,

把那二瓶的液體通通倒進她的口?,讓她吞下。



那液體從她的喉嚨一路滑下她的胃,藥效非常的快,她馬上就感覺到身體一

陣熱燙,被填滿的小穴跟菊穴突然的讓她沒有感覺一絲痛楚的感覺,但是,一陣

強烈的欲望卻朝她襲來,她忍不住的扭動著下半身。



錢睿的陽具被她的小穴緊緊的扭絞著,他舒服的低吼出聲,腦中那一根理智

的神經頓時崩斷,他握著她的腰,開始高速的進出她的小穴。



白紹威也高速的抽插她的菊穴,二人用力挺進她的前後二個穴,有時候會同

時頂入她,隔著薄嫩的肉壁去撞擊到對方的陽具。



「啊……啊……嗯啊……喔……」春情蕩漾的張倩,她的身子配合著陽具插

穴的活塞運動上下起伏著,她更扭動著圓臀頻頻往上頂,激情歡快的吟叫著。



她的手仍是圈握著楚永勤跟慕容彬的陽具,隻是這次她不用再上下的套弄手

中的陽具了,她的身子因爲被撞擊而上下擺動,連她的手也是上下不停的滑動著。



白紹威被她緊得到命的菊穴給弄得繳了械,錢睿卻也抽出了自己的陽具,一

陣蜜液跟微紅的血絲從她的小穴縫間流出,他換到她的身後,猛力的進入她的菊

穴,小穴空虛的張倩因爲春藥的藥力超強,她覺得自己的小穴很想要有東西填滿,

她一臉春意的呻吟著:「想要……嗯啊……啊……」



陳冠克趕緊上前,將自己的陽具挺入她的小穴?。



「啊啊……啊……嗯啊……喔……不要停啊……喔……」張倩的歡快叫聲拖

著長尾音,嬌柔的響起。



陳冠克的陽具也伴隨著噗吱吱的聲音,用力的插入她的小穴底部。



「啊啊……啊……嗯啊……喔……不要停啊……喔……」



「你的小穴實在很好。舒服極了。」隻是插進去陳冠克就眯起了眼睛,陶醉

的享受著被她的小穴緊絞著的快感。



張倩的小穴滑而軟嫩,那種緊緻的感覺特別好,?面小穴像要推出陽具般的

蠕動跟緊絞,更是無意識的夾緊著他的陽具,讓他感受到不用抽插也會有快感的

奇特感受。



陳冠克抱緊著她的圓臀,開始緩慢抽插。堅硬的陽具挺插進入她緊緻的小穴

縫中,每當他粗大的陽具插入又拔出時,柔軟的陰壁就會被拉出翻轉,張倩皺起

眉頭,發出微弱的呻吟哼聲,在陳冠克跟錢睿猛烈抽插她時,一股強烈的快感沖

向她的腦頂,讓她無意識的在口中無力的哀求:「不要停啊……啊嗯……喔啊…

…喔嗯……」



楚永勤跟慕容彬也繳了械,她的手上滿是白色濃稠的熱液,而陳冠克跟錢睿

在高速抽插了數百下之後,也將滾燙的熱液從陽具的尖端噴射出來,毫不猶豫的

撞擊著她的子宮壁跟菊穴壁。



「啊……不要……」張倩的身子不停痙攣,在刹那間,她覺得花蕊被熱液澆

灌得一陣火熱,她的腦海一片空白。



但是她的身子尚未得到餍足,她的小穴花瓣仍不停的蠕動著,像是在發出無

言的邀請般。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