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yinai144.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yinyinai144.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四

七月,天气炎热。



淑容出院后在家中坐了一个月的月子,此时身体基本复原,但还需调养。



这天赵经理开车来,带了一大堆礼物和补品给我们。看孩子的时候,我注意他的表情,一点异样也没有,好象孩子与他无关似的,真是搞艺术的人,会装蒜!



然后我和他聊天,他问我是否帮孩子照张满月相?我说那太麻烦你了。他说没事。于是吃完午饭后,他带淑容和新生儿去照像馆。女儿吵着要去,我说别麻烦人家,但赵经理热情地邀请佳美,我也就没再反对,但淑容好象不乐意。我估计是怕女儿坏了她的事。毕竟两人已三个多月没在一起了。



晚上母女俩回来,女儿兴奋地拿出赵亲自为她拍的艺术照给我看。我拿着照片,看着女儿,发现她简直变了个人似的。赵经理不但会摄影,服装,化妆,造型都很到家。我女儿原来就漂亮,给他一弄,简直美若天仙!



相片里有的穿童装,象个天真的小娃娃;有的穿成年人服饰,象成熟少妇;还有几张婚纱照……看得我神不守舍!



“赵叔叔说要把我的相片挂在门口做广告呢!”女儿无不得意地说。



八月假期中,女儿几乎每天都去赵的影楼玩,我粗略地数了数,不到两个星期,赵已为她拍了上千张照片。女儿的着装,也越来越性感,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八月十五日中午,我下班回家时,发现母女俩在商量什么。见我回来,妻对女儿道:“你自己去问爸爸。”



“什么事呀?”我边脱鞋边问。



“爸,”女儿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要赵叔叔帮我拍写真。”



我那时还搞不懂这些名词,就说:“拍就拍嘛。”



妻抱着孩子,走到我身边,趴在我耳边悄声说:“是拍裸照!”“啊?”我大吃一惊。



“人家留着自己看嘛,又不拿出去。”女儿噘着嘴说。“哦,那给不给爸爸看呢?”我笑问。



晚上下班回家,见女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相薄,就问:“怎么?照好了?”女儿慌忙把相簿合上,抱在怀里。



我走过去搂住她的肩问:“妈妈呢?”女儿把嘴向房门一努。



时我听见屋里传来妻的笑声和儿子的说话声,才知道儿子已从奶奶家回来了。??“给爸爸看看?”我伸手拿女儿怀里的相册,她略微抗拒了一下,才给了我,然后趴在我身后和我一起看。



“哇!”打开第一页,我惊讶地叫起来。



“哎呀!”女儿尖叫着,用手捂住我的眼睛。那是一张女儿全裸跪坐,双手护乳的照片。



“有什么嘛!”我无所谓似地,其实心跳开始加速了。



第二张是女儿侧身躺在床上的照片,背向镜头,宽大的臀部曲线动人。虽然我摸过女儿的身体,但全裸的还未看过,翻了几张后,我下体起了反应。



“啥都看不到啊!”看完后我不满地说。照片拍得很有艺术,也很骟情,可惜不到肉。



“你还想看什么啦!”女儿白了我一眼,抢过相册合上,拿走了。



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一会,我回了自己房间。房门没锁,我径直推门进去。妻半裸着上身和儿子搂在一起亲嘴,见我进来,两人才分开。



儿子出去后,妻羞涩地低头笑着,边戴乳罩边数落儿子:“阿仁真是的,和弟弟抢奶吃。”然后又问:“相片看完啦?拍得还好吧?”



“好是好,可惜不够味。”我抚着床单,心不在焉地回答。



“这里还有一些呢,保证够味。”妻窃笑着,转身拉开抽屉,又拿出本相册。“哦?”我很有兴趣地站起来准备接,不料妻反手把相册藏在身后。



“给我看。”“不给。”“给我。”“不给,嘻嘻。”



我硬抢,妻尖叫着反抗,闹了好一会才让我抢到。我兴奋地坐到书桌前,和妻一起观赏。



“这一张本来是坐着的,小赵叫佳美起来换个姿势,趁她不注意时照的。”妻指着每一张像给我解释来源。我看着她指的相片,女儿刚站起半身,淡淡的阴毛和少女刚发育的椒乳全部暴露。



“这张是偷拍的。”妻又指着一张女儿弯腰脱内裤的照片。



“那这张呢?”我拿起一张女儿阴部的特写照问淑容。



“嘻嘻,我们相馆那个玻璃平台下面也有一部相机,佳美蹲在上面,小赵从下面给她照了。”妻神秘地道。



接下来我又看到一张女儿蹲在厕所里撒尿的照片,显然也是偷拍的。



最后几张,是母女合拍的裸照。照片中,母女俩相对而跪,乳房轻轻贴在一起,互相亲吻,有一张是女儿跪在母亲面前吸她的乳头。



“佳美原来不敢拍裸照的,小赵要我示范一下,我就脱了,然后佳美才肯脱呢。”妻解释……



忽然,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就问妻子:“你跟小赵这么久,他有没有帮你照过什么?”



妻闻言无语,只是低头含羞地笑笑。我再三催逼,她才说:“有是有一些,都放在小赵那里,他不敢让我拿回家……”



“不行,我要看!”“看就看啦,那么凶干啥?”妻咕哝着:“明天我问他就就是了。”“他会给你?”



“我偷偷拿嘛。”“万一他发现了怎么办?”“我拿底片去洗一套。”“去哪洗?”“就在店里。”



“不怕被人看到?”“小赵也不是总在店里,有时我一个人,就可以洗了。”“你懂吗?”



“当然懂了,简单得很,小赵早就教会我了。”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