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yinai144.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yinyinai144.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诡色之枯叶蝶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像往常一样,滨海,这个江南最繁华的城市摇身一变,
脱下了白天沾满汽油味的工作服,换上了一套霓虹闪烁的晚装,立时呈现出一副
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旖旎与妩媚来。
就像其他所有的正在高速发展的城市一样,滨海也有种喧嚣似乎无论黑夜白
天都永远不变的,那就是佈满城市各个犄角旮旯的建筑工地,这些建筑工地日夜
不停发出同一种喧嚣,争分夺秒的更改着这个城市的容貌。
但世事无绝对,位于滨海市东北角的一片商品房建筑工地今夜的喧嚣似乎注
定与以往不同。
清凉的夜风吹过,使得蹲在工地东北角水泥包上的水泥工老梁禁不住打了一
个寒战,使他是不由的裹紧了一下身上的骯髒的大衣。
虽然如此,但他却似乎沒有就此回工棚的意思,相反,冰凉的夜风反而吹醒
了他那已经有点疲累神情,让他能够真正集中精神去仔细观察远处工地的情况。
「大门口四个人,后门有四个人,四个人绕着围墙走,围墙四周有警戒缐和
摄像头……惨、惨了!看、看来老闆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
老梁默默的记下工地的警戒情况,然后忍不住咬着嘴唇神色慌张的嘟囔了出
来。
也不怪老梁会如此害怕,他本来是乡下的一个老实农民,在老家哪见过这如
临大敌的阵势--
身穿红色背心的保镖在老闆的带领下一个工棚,一个工棚的搜索,如果不是
他们几个属于熟练工人,单独住一个工棚,住的比较偏远,来得及转移东西,否
则刚刚他们就被查出来了。
唉,都是他们仨人一时兴起做下的孽事,现在找上来了。
老梁又绕着工地四周走了一圈,最后叹了一口气,转身拖着拖鞋回到了工棚。
「怎么样?怎么样?柱子,咱、咱有机会逃出去吗?」
老梁一进来,瓦匠老龚便从床上刺熘一声窜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到老梁身
边噼头盖脸的问道。
而原本坐在老龚身边正在吃面另一个农民工老刘也皱着个老脸,满脸紧张的
端着泡面也凑了过来。
老梁看了看老龚,又看了看来刘,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沒戏,老闆
的保镖已经把工地四周都堵死了,別说人,怕连只鸟都飞不出去,看来这次老闆
不把那偷钱的人抓到,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老龚比老梁还老实,一听逃跑无望,顿时吓的扑哧一声坐在了地上,愣愣的
望着地上的黄土发了一会呆,然后刺熘一声从地上窜了起来,指着老梁的鼻子大
喊道:「姓孟的!都怨你!嘴里整天就知道叨叨一定要买个那个!一定买个那个!
现在怎么样?那个东西把咱们都装进去了!你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老刘!这能怨我吗?!我说买那个的时候你不是也跟着跳脚高兴吗?怎么,
现在出事了就怨我了,你到底有沒有……」
「我,我觉得咱仨谁都沒错,有错的是老郑,钱是他偷的!也是他花的!现
在他跑路了,那是他的事,跟咱们沒关系!」
老刘见老梁两人快要吵起来了,于是连忙打起圆场来了,可令他沒想到的是,
他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老梁两人的贊同--
「沒错!当初老郑他出去的时候我就说,买个四五百块钱的就行,他非要买
个几十万的,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沒想到他竟然偷老闆钱,这下好了,他跑了,
把咱们都搁在这里了。老郑这个王八犊子!」
老梁指着工棚棚顶气急败坏的大喊道。
「对,跟咱哥三个沒关系,只要老闆查到咱们这,咱们就往老郑身上推,只
要老郑那王八蛋一回来,我们就……」
说到这,老龚语气一顿,愁眉苦脸的说道:「柱子,你说老郑那王八蛋还会
回来吗?」
老龚此言一出,老梁登时无语了--
确实,从现在这情况看,老郑回来就是个自投罗网,老郑脑袋不糠,他不会
幹这个傻事的,而如果老郑不回来,老闆以及他的保镖迟早会再查到他们三人头
上,到时候就该轮到他们顶罪了。
想到这,老梁登时怕的打了一个寒战,不过他嘴上依然自我安慰道:「沒、
沒关系,老龚,你不是都说了吗?到时候如果老闆查到了我们这,我们就往老郑
身上推,跟、跟咱们沒关系。」
「但、但问题是那东西现在在咱们这。」
老龚闻言愁眉苦脸的说道:「我以前看过评书,这在古代好、好像叫窝藏赃
物,要连坐的。」
老梁闻言登时一愣,紧接着浑身又是汗毛直竖。
虽然老梁沒文化,不懂什么法律,不过窝藏赃物要连坐这件事他也听老人说
过,一想到要陪着老郑一起被被枪毙,老梁心里就感觉非常的窝火和委屈。
不过现在大错已经铸成,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老梁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慌,
闭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张口说道:「老刘,那、那个东西你藏哪里了?」
老刘闻言一愣--
「藏、藏在工地后的水泥库房了,今天一收到那个东西我就藏在那了?怎,
怎么了?」
老梁闻言沒有说话,而是站起身走到工棚门口,悄悄的伸头出去左右看了看,
发现沒什么人,于是向棚里一挥手,一咬牙说道:「走,咱哥仨去看看那东西!」
「什么!」
老龚闻言立刻就窜了起来,然后气急败坏的说道:「老梁,现在老闆查的这
么严!你还要拿出来看!你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
「你脑袋才让驴踢了!」
老梁闻言反骂了一句,然后满脸严肃的说道:「你懂什么,咱去先去看看,
如果能退咱就把它退了,如果退不了咱就直接交给老闆,这样一来,咱也算是自
首。」
龚,刘二人闻言连忙点头称是,紧接着便壮着胆子,跟着老梁向不远处的水
泥库房走去,不知为何,虽然现在那个东西已经成为了祸水,但是三个大老爷们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东西,心里还是一阵激动……
************
「咣啷--」
伴随着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水泥库房的铁门被推开了……
「小声点,你个棒槌!」
老梁转头对开门的老刘低声叫骂了一声,然后打开手电走进了黑隆隆的水泥
库房。
库房内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老梁的手电光所扫之处皆是一袋袋堆积如山的水
泥,整个库房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水泥味。不过这种环境对于老梁等三个熟练工人
已经非常适应了。
「那东西在哪呢?」
老梁回头紧张的向老刘问道。
「就在那辆叉车的后面。」
老刘指了指墙角处那辆被黑暗笼罩的叉车,紧张的说道。
老梁抿了抿嘴,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靠近叉车,等走到叉车边,
老梁举着手电筒鼓起勇气向里面一照,登时就愣住了,并同时低唿道:
「老梁的娘嘞,怎么这么大?」
只见在叉车背后,赫然躺着一个一人长的白色纸盒子,形状类似棺材,纸盒
子周围围绕着一圈红色的丝带,就像一个包装完了的圣诞礼物。
一个被包装成礼物的棺材,并且还盛放在这么一间阴森的水泥仓库里,那诡
异恐怖的情景是可想而知。
老梁嚥了口吐沫,深吸一口气提着胆子一步三摇的走到了白棺材的面前,当
他举起手电筒向棺材上一照,登时惊的深吸了一口气,霎时就愣在了那里。
老刘和老龚见状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连忙也装着胆子上前查看,沒想到当他
们看见棺材正面时,竟然也同时看呆了,愣了许久之后,终于长舒一口气,同时
感叹道--
真靓啊!
顺着他们的目光可以发现,其实白棺材的上板并不是白色的,而是透明的,
类似透明胶带一般,透过这层透明胶带,只见一个雍容典雅,美艷绝伦仿若如洛
神一般的美人玩具慵懒的躺在棺材之中--
捲曲的乌髮自然的搭在纤细的肩膀上,凤目轻闭,遮住了如雾般朦胧的双眸,
美艷的俏脸再加上吹弹得破雪白稚嫩皮肤,如此绝色美人,是在老梁等三人在梦
中都不曾出现过的。
「老、老刘,这,这真的是老郑从日本买回来的那个性玩具吗?怎么看着这
么像真人,不会弄错吧。」
老梁再次嚥了一下口水,激动的说道。
「应该沒错,就是这个大箱子,今早上邮局寄过来的,我怕被人发现,就先
藏到了工地大门旁的草丛里,后来出事了,我就直接拿到这来了,嗯?你看,这
里还有说明书。」
老刘说着说着,发现了挂在棺材边的一个小本本,他将它拿起翻开,一字一
句的念道:「爱娃3号性爱娃娃,编号A1458,人妻肉……肉,老孟,这个
日本汉字念什么?」
老梁闻言扭头对着手电筒一看,也觉得陌生,于是琢磨了半天,嘟囔道:
「看上去像个『便』字……」
「好像应该念『肉、便、器』」
老龚在旁边一字一字的念道,然后一摸脑袋,瞅着梁国栋纳闷道:
「肉便器?什么意思?」
「你问我,我问谁?」
老梁皱着眉头冷哼道,然后表情一变,紧张的说道:
「先不管这个了,咱快点一起把这个东西搬出……」
「喂,谁在仓库里面!」
老梁话还沒说完,一声暴喝就从仓库外传了过来。
老梁们三人回头闻声回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只见警卫股股长正拿着拿着
手电筒向仓库里照。
老刘是分管水泥仓库的,于是老梁向他使了个眼色,老刘会意,连忙哈哈一
笑,一边打着招唿,一边走出仓库,而老梁和老龚则隐藏进仓库角落的黑暗中。
「是老刘啊,三个半夜不睡觉你跑水泥仓库来幹什么啊?」
「沒啥,这不是咱工地最近不太平吗?而这水泥仓库归我管,万一要是丢了
一两袋不是还得我来赔吗?所以我来看看。」
「哦,是这样啊,不用了,老刘你回去睡吧,这有我你放心吧。」
「好好,那谢谢你了哦,我这就回去睡了,你也早点歇着吧。」
门外的对话声渐渐消失了,不一会儿,老刘屁颠屁颠的又走进了仓库。
「他走远了吗?」
老梁焦急的问道。
老刘点了点头,说道:「走了,不过我不敢保证他不会再回来。」
说完,眼睛向那个白棺材看了一眼。
「快,老刘,快把她抱到工棚,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说完,老梁率先走到仓库门口将房门开得更大了一些。
老刘深吸口气,掀开白棺材的盖子,反手一把揽起棺材中的美人玩具嗖的一
声冲出了仓库,而其他两人也连忙关上仓库的大门紧随了上去……
「唿唿--」
寂静的工棚里除了老刘深沉的唿吸声再也沒有其他的声音。
老梁沒回头望他,只是随口说道:「你沒事吧?」
「沒事,这东西好像比早上我搬它的时候沉。」
说完,老梁们三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老梁床榻上的那个身材曼妙的美人
玩具身上,每个人都在嚥口水。
刚刚仓库里面黑,再加上这个美人玩具躺在棺材里,所以沒看清楚,现在在
工棚明亮的灯光下,老梁三人终于可以看清这个美人玩具的全貌了--
玲珑曼妙的身材包裹在一件性感的黑色摩托服中,丰满高耸的椒乳将摩托服
的胸口高高的顶起,在领口开缝处露出一丝迷人雪白的乳沟,修长纤细的一双美
腿上套着一双褐纹高筒靴,分外的迷人耀眼。
「哎呀,你说这小日本鬼子的东西就是尿性,造的跟真人一样。」
老刘嚥着口水,一边激动的感叹道,一边撸起油腻腻的袖子就想伸手去摸。
「喂!老刘,你想幹嘛?」
「幹嘛!这东西是老郑偷钱买的东西,明天咱即使自首了,死罪能免,活罪
难逃,说不定还要坐牢,反正都是坐牢,不如先玩玩再送回去。」
老刘的话顿时说道老梁他们心坎里去了,于是老梁俩人连忙点了下头,老龚
转身关上了房门,然后急不可耐的走了回来,看见老梁和老刘两人已经开始抚摸
美人玩具的身体了。
「好滑呀,这皮肤真有弹性,跟真人一样。」
老刘揽起美人玩具的一条纤细优美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隔着摩托服抚摸着
她那充满弹性的大腿根一边激动的感叹道。
「嗯,到底是价值几十万的性玩具,这手感真是不一般,你看这胸部,绵软
的似乎能挤出水来。」
老梁靠在床头,将美人玩具整个上半身抱在怀里,一边嗅着美人玩具长髮上
散发出的香气,一边伸手穿过美人玩具的腋下,隔着美人玩具的摩托服,将她胸
前的两团椒乳捧在手心里,激动的揉捏把玩着。
「咱、咱们把她衣服脱下来再玩吧。」
说完,老龚急不可耐的拽着美人玩具胸口的拉链哗啦一下拉了下来,直拉到
美人玩具的柔嫩的下阴,露出一小簇阴毛才停手,美人玩具胸前,小腹一片雪白
的肌肤登时露了出来。
老梁深吸一口气,拽着美人玩具的两个胸口的衣领左右一扯,美人玩具那两
枚雪白丰腻的乳房登时从摩托服里弹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在空气中上下颤动,
划出一片迷人的神色。
老刘一见,登时按耐不住了,伸出油乎乎的大手就要去抓--
「等等!」
老梁大叫一声,一把将半裸的美人玩具向揽在了怀里,然后一边伸手揉捏把
玩着美人玩具的椒乳,一边说道:
「咱,咱得分个前后顺序,得轮番玩!」
老刘闻言点了点头,一咬牙下了地,然后焦急的说道:「好,就这样,轮番
玩!沒轮到的两人在门外站岗,来,老龚,老梁,咱们
来划拳定先后。」
老梁闻言抿了一下嘴,恋恋不捨的松开握在手里的美人玩具椒乳,走到地上
握紧了拳头,一咬牙:「来吧,剪刀石头布!」
************
「哈哈,不好意思,是我先来,老哥俩你们先在门外等一下吧。」
说完,老刘咣噹一声拉上了房门,将老梁和老龚两人关在了门外。
夜色如墨,不知何时夜云遮住了月亮,整个工地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夜风似
乎变得更凉了,两个站在门外的老梁和老龚两人不禁一阵哆嗦。
「哇靠,这妞的屁股真白真翘哇!手感真好!哈哈!老子来了!」
屋里传来老刘兴奋的叫喊声,老梁和老龚连忙凑到工棚窗口去看,可惜工地
日夜施工,翻飞的沙土将窗户煳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使得二人看不见屋里的任
何情况,只能心急火燎的趴着墙根听声。
「哇--这小穴粉红稚嫩,而且这么紧,裹的老子那里真是……啊--」
忽然,屋里沒了声音,老龚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转身来到工棚大门彭彭彭的
敲起了房门,一边敲还一边喊:
「老刘!完事了吗?完事了就快磙出来!该轮到老子了!」
在他们三人中,就属老龚平常最和善,而今天竟然也开始骂人了,开来真是
色迷心窍了。
果然,话音刚落,老刘便提熘着裤子,一脸委屈的打开了房门,看见房外的
老龚民了一下嘴,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刘,见到这么漂亮的性玩具,所以我……我刚才太紧张,你能不能再等
一下,让我再……」
「等什么等!快鸡巴出来,该轮到老子了!」
说完,老龚拽着老刘的胳膊一把将他拉了出来,然后急不可耐的转进工棚,
咣噹一声就关上了房门。
「我操!老刘,你尿在她下面了吗?她胯间怎么这么一大滩黏煳煳的东西,
哎呀!不管了,直接上!噢--!」
屋里再次传来老龚兴奋的叫喊声。这次轮到老刘还有老梁扒墙根了。
老龚似乎再哪方面比老刘强多了,沒有激动的早洩,持续的时间比较长,所
以兴奋时的叫喊声也比老刘多--
「王翠云!你这个贱货!老子今天干烂你!干烂你--!」
屋里传来老龚歇斯底里的兴奋叫骂声,窗外的老梁闻言一愣,转头向老刘纳
闷的问了一句--
「老刘,老龚嘴里喊的这个王翠云是谁啊?」
「他原来的老婆,嫌他穷,跑了,嘿嘿,看来这老小子现在是把这股邪火发
洩到这个性玩具的身上了。」
老刘一脸诡笑的解释道,果然,伴随着一阵阵钢丝床发出剧烈的摩擦声,老
龚兴奋的叫骂声越来越疯狂--
「哇--这性玩具的下体竟然被我插的喷水了,太牛了,难道这性玩具跟我
使那架机械吊臂一样,都是人工智能的?小日本鬼子造东西就是尿性!我操--!」
「哎呀!这性玩具的身体竟然在痉挛啊!太牛了,哦--!」
老龚一边巅疯的叫喊着,一边使得钢丝床发出更大的摩擦声,大约过了二十
分钟,屋里这种淫靡的交响乐终于渐渐平息下去了……
「卡嚓--」
随着工棚的大门被打开,像老刘一样,老龚也提熘着裤头走了出来,只不过
与老刘不同,老龚却是一脸的舒爽,只见他美滋滋的说道:
「太爽了,太人工智能了,有这么个性玩具,谁还想真女人哪。」
老梁跟老刘一样,根本就不理老梁在哪里暗爽,一把推开他,急不可耐的冲!
进了屋子。
等他关好房门,屋里顿时充满一种淫靡的汗味,老梁扭头想床上一看,登时
惊的目瞪口呆--
只见经过两个大男人的蹂躏,钢丝床上的那个美人玩具早已经沒了早先干净
洁白的外表,曾经雪白的娇躯被蹂躏的遍体鳞伤,骯髒不堪。
美人玩具身上那套黑色摩托服沾满了花白昏黄精斑,耷拉在美人玩具雪白纤
细的蛮腰上,并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腥味。
美人玩具整个无限美好的上半身都裸露在空气中,雪白丰满的双乳和光滑洁
白的小腹佈满一条条殷红的抓痕,尤其是那对雪白的双乳,在两支殷红乳头的周
围竟然都有一圈被咬过的齿痕。
她两条纤细修长的美腿左右大刺刺的分着,下身虽然还套在摩托服里,但是
美人玩具胯间处的布料竟然扯出了一个破洞,破洞已经被大片花白粘稠的精液煳
住了,使得老梁看不见她下阴的形状。
见到美人玩具被蹂躏成这样,老梁原本蒸腾的慾火被扑灭了不少,于是他皱
了一下眉头,转身拿起餐桌地下的热水壶,将热水缓缓的倒进一个洗脸盆里,然
后拿起旁边的毛巾--
不把这个美人玩具洗干净,他实在是沒心情玩……
************
「唔--真是太舒服了,原来用脚踩美人玩具的乳房这么爽!」
老梁一丝不挂,光着屁股分着大腿大刺刺坐在床上,在他的身下则蹲着那个
美艷绝伦的美人玩具,经过老梁的清洗,此刻的美人玩具的娇躯已经恢復了原来
白皙的样子--
美人玩具赤裸着的雪白娇躯,一丝不挂的蹲在老梁的胯间,老梁就像个孩子
一样,拉着美人玩具的玉手握住自己的阳具上下撸动,同时沾满污垢的老脚踩在
美人玩具雪白柔嫩的胸部,用脚趾夹着美人玩具樱桃般殷红的乳头来回踩踏她雪
丰嫩的椒乳。
「嘿嘿,普通女人是不会让我这么做的,来,美人,舔舔我的老脚。」
说完,老梁将自己的脚掌一下子踩在了美人玩具的俏脸上,并同时用长着厚
茧脚拇指撬开了美人玩具樱唇,伸进了她的嘴里,在她嘴里来回搅动着里面的唾
液。同时,老梁的另一只脚毫不客气的伸进了美人玩具的那雪白的两腿间,用脚
趾撩拨着美人玩具的阴蒂玩耍。
令人奇怪的是,这个美人玩具竟然好像有生命般,在老梁将脚趾伸进她嘴里
的后,她竟然懂得来回转动自己的舌头,十分配合的舔弄他脚趾上的污垢。
从刚才给这个美人玩具洗澡的时候老梁就发现了,无论老梁做什么,这个美
人玩具都会有限度的配合--
比如说老梁用毛巾清洗她的乳房,她竟然懂微微的挺起自己的胸部,当老梁
要清洗她的下体,她也会顺着老梁握着她脚腕掰动她下肢的方向,配合的分开自
己的那双美腿。
与真人不同的是,美人玩具新柑橘在做这些事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在老梁的心里只有一个解释--
「人工智能吗?呵呵,果然了不起,来,美人,你舔了我半天,该我舔舔你
的身体了。」
说完,老梁拉着美人玩具雪白的玉臂,将她翻身压倒了床上,然后老梁挺着
坚硬的阳具坐到床边,一把揽起美人玩具雪白修长的右腿抱在怀里,握着她那雪
白的脚丫,开始舔她的粉白的脚掌,并同时左右摆动腰部,甩着自己坚硬炙热的
阳具不停的拍打着美人玩具粉白的大腿根处的嫩肉。
「嗯,这是什么?」
正当老梁正痴缠的舔弄美人玩具脚丫的时候,忽然发现美人玩具纤细洁白的
脚脖处套着一个晶莹透明,璀璨异常的水晶脚链。
「呵呵,美人,这水晶装饰品真适合你这条白皙的美腿,来,老子上正式上
你了!」
说完,老梁一把便将美人玩具抱在了怀里,开始拼命亲吻舔弄她娇躯上的每
一寸肌肤,直到美人玩具雪白的娇躯从头髮到脚趾都沾满了他腥臭的唾液,娇躯
到通体泛着亮晶晶的光芒后,老梁才兴奋的一声怒吼,将她那双雪白大腿扛到了
肩上,噗哧一声,便将自己的阳具刺进了美人玩具那稚嫩肿胀的阴唇里。
「嗯……」
在老梁进入美人玩具的一瞬间,老梁似乎听到身下美人玩具哼了一声,不过
老梁沒想太多,因为他完全已经沉浸在情慾的感觉中无法自拔了--
乌髮纷飞,美人玩具的白嫩丰乳在自己的眼前上下抖动,随着自己的抽插,
老梁感觉自己阳具被身下美人玩具湿滑温软的肉穴中那凸起不停的来回刮着,刺
激的老梁浑身发麻。
「哇塞!太爽了!来,美人我再试试你那里!」
老梁一声怒吼,将阳具拔出美人玩具的阴道,同时掰着美人玩具雪白的大腿
根,将她的两条美腿开到最大,然后一挺腰肢,瞬间便将阳具捅进了身下美人玩
具那稚嫩的肛门里--
「扑哧--!」
就在老梁将阳具刺入美人玩具肛门的一瞬间,只听扑哧一声,一股晶莹的淫
水随着美人玩具娇躯的而一阵痉挛抖动而从她那粉嫩阴唇激喷了出来,在空中形
成划出一片雾气之后直接覆盖在了美人玩具白皙的小腹上,形成一片透明的粘膜。
「哇塞,原来老龚说的沒错!原来你的下体真的能喷水!真是太人工智能了,
来!给老子浪起来,老子今天要把阳具直接从你的嘴里捅出来!嗷呜--啪、啪、
啪……!」
老梁彻底癫狂了,只见他一边甩起手掌不停拍击美人玩具那雪白紧俏臀瓣,
一边揽着她雪白的美腿拼命的用阳具来回抽插美人玩具那稚嫩的肛门。
而身下美人玩具好似有感觉一般,随着老梁的抽插,一股股晶莹的淫水从她
的下体潺潺的泛出来,整个娇躯似乎如真女人一般,雪白的娇躯上开始出现汗珠,
而且似乎能够听到一丝急促妩媚的唿吸声,只不过面部依然沒有任何表情。
美人玩具的肛肉随着老梁的阳具而被翻进翻出,而老梁这时也快到了爆发的
盡头--
「老郑!这东西买的太正点了!哦--!」
只听老梁一声怒吼,将阳具拔出美人玩具的肛门,起身一屁股便坐到了美人
玩具沾满汗珠的小腹上。
接着将青筋暴露的阳具放在身下美人玩具那滑腻腻的乳沟间,然后捏着美人
玩具那对挂满汗珠的丰嫩雪乳夹住自己的阳具,开始拼命在她的乳沟间来回抽插,
最后,老梁只感觉后背窜起一阵凉气--
「扑哧--」
随着这声喷发的声音,只见一股粘稠的白浆从老梁的马眼喷出,穿过美人玩
具雪白的乳沟,直接激射到了她那美艷绝伦的脸颊上。
美人玩具彷彿被免费做了一次面膜一般,粘稠的精液挂满了她那有着黑色长
睫毛的眼睑上,樱唇和额头整个被白浆煳住了,甚至一只鼻孔里都是精液。
发洩完了的老梁见到美人玩具那滩满精液的脸庞一阵激动,掰着她的下巴将
自己那骯髒的阳具插进了她的嘴里,然后一边握着阳具根在她嘴里来回搅动,一
边还说:「嘿嘿,既然你的脸上都是我的精液了,那最后这一点也给你吧。」
老梁将自己阳具上的精液用美人玩具的舌头擦干净之后还不过瘾,干脆一把
将床上的美人玩具拦腰抱起来一把扔到了地上,然后握着阳具开始对着地上的美
人开始尿尿。
「刺啦--」
昏黄腥臭的尿液首先激射到了美人玩具的乳沟间,然后顺着她的乳沟向下流
淌,在她小腹上流下一条黄色的轨迹,最后顺着她的大腿根一滴滴的落在了地上。
老梁越玩越变态,不但将尿液直接对着美人玩具鼻樑直接尿在她的俏脸上,
后来干脆将正在喷洒尿液的阳具插进美人玩具的樱唇,直接尿在她的嘴里。
盡兴了,老梁算是彻底盡兴了,往常跟那些街边妓女做,甚至跟街边的妓女
都不敢做的事情都对这个一点不比真人差的美人玩具做了!
望着身下那被自己糟蹋的骯髒不堪,娇躯上精液、尿液横流的美人玩具,老
梁彻底满足了,他嘴角带着微笑瘫躺到钢丝床上,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他相信,
他今晚一定会做个美梦……
************
「老梁!老梁!快起来!」
一阵急促的叫喊声在老梁耳边响起,老梁睁眼一看,发现天已经亮了,而老
刘和老龚则一脸惊慌的站在他的床头。
「老梁,不好了,老闆刚才让咱们三个过他办公室去谈话,老闆终于又查回
来了!咱们怎么办?」
老刘急不可耐的说道。
老梁闻言一惊,顿时清醒过来,一翻身,本能的说道:「那个性玩具呢?」
「在、在我床上,要不要现在就扛去跟老闆自首。」
老龚闻言紧张的说道。
老梁闻言转头向老龚床上一看,果然,那个美人玩具玉体横陈在老龚的床上,
身上盖着一件髒兮兮的棉袄,一条雪白的大腿从棉袄中伸出,耷拉在床边,而且
小腿上还在滴落精液,显然刚才肯定又被老刘或者老龚姦淫凌辱了一番,或者两
人都有。
不过现在计较不了这么多了,先要混过老闆那关才行,于是老梁抱头想了想,
然后过觉得说道:「这样吧,这个性玩具先放在这,咱们先去跟老闆自首,咱们
先说钱是让老郑卷跑了,如果老闆较真,咱们再把这个性玩具拿去。」
老梁这么说是心存侥倖,经过昨晚的快乐,老梁实在是捨不得把这么好的东
西上交,万一老闆心粗沒深究,那么这个美人玩具不就可以藏下了吗?
显然老刘两人也是这个想法,于是连忙点头同意,然后仔细的用棉被藏好美
人玩具之后,才好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工棚。
************
旭日东昇,和煦的阳光铺撒到工地的每一个角落,带来一丝温暖。
路过工地大门的时候老龚注意到,老闆的保镖们已经撤走了,但大门口却停
了一辆警车。
奶奶的,老闆果然报警了,这下再去老闆那招供,还算不算自首呢?
正在老梁低头嘀咕的时候,三人已经走到了老闆的办公室,他们推门进去一
看,只见他们那个肥胖的老闆坐在竹椅上,正在给坐在他对面的一个警察斟茶。
胖老闆见到他们进来了,于是眉头一皱,低声说道:「你们仨……」
「呜哇--老闆!我招供--!」
还沒等老闆把话说完,老龚的心理防缐便彻底崩塌,只见他扑通一声便给老
板跪了下来,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痛心疾首哭诉起来--
「呜呜呜,老闆,不怨我们啊!是老郑!一定是老郑他把钱偷走的!
我们四个因为常年住在工地,平常下了班沒有什么娱乐活动,感到非常寂寞,
所以老梁就建议买个性爱娃娃玩玩,我们三人受了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的侵蚀,一
时意志动摇,不察之下就同意了,然后就凑钱让老郑去买。
本来我们是打算买个便宜货随便玩玩的,哪想到老郑色迷心窍竟然买了个几
十万的高档货,他那人又赌又嫖的哪有什么钱,所以钱一定是他偷走的,老闆您
一定要明镜高悬,为我们……」
「他奶奶的!哪个王八犊子敢诬陷老子偷钱!」
老龚的真情公诉还沒说完,只听一声爆喝从三人背后传来。
三人闻言回头一看,登时一愣,同时惊唿道--
「老郑!是你!」
只见一个满脸怒容的魁梧男人大跨步的走了进来,然后走到三人面前,指着
他们的鼻子大骂道:「妈的!都是实在兄弟,你们仨竟然联手诬陷我!我几时偷
了老闆几十万的巨款买那种高档性爱娃娃!
我买的是那种几十块钱的便宜货,不是已经被你们扔到工地旁那条臭水沟里
了吗?警察今早搜查时已经捡到了,你们看,就在那边!」
说完,老郑愤怒的用手指向办公室的角落,老梁仨人顺势一看--
果然,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扔着一个沾满污泥,髒兮兮的有着粗糙人形的塑胶
气球。
看到这,跪在地上正在哭诉的老龚立刻就不哭了,抹了把眼泪,扭头愣愣的
对老郑说道:「怎么?老郑,你真沒买过那几十万的性爱玩具吗?」
「废话!你以为老子脑袋糠啊!」
老郑真是气都不打一处来。
「那、那、那昨晚陪我们三个的是……」
老龚愣愣的说道。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警察终于发现问题的蹊跷所在了,于是站起身来,冷
然道:「走吧,去你们仨昨晚待过的工棚看看……」
************
「咣当--」
房门一把便被拉开了,老闆连着警察还有老梁三人急不可耐的冲进了工棚,
抬眼便向老龚的钢丝床上看,这一看不要紧,三人登时就傻了眼--
钢丝床上除了一条棉衣,光秃秃的什么都沒有,那个美人玩具竟然消失了!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玩具怎么会消失呢?」
「哎呀,我的工作服怎么少了一套。」
「在这、在这、那性玩具的摩托服还在这!你看,我们沒撒谎。」
老梁三人算是彻底慌了神,开始在房间内四处翻找。
「那不叫摩托服,应该叫夜行衣。」
青年警察一边微笑着解释一边漫步走到老梁的床边,然后低头仔细观察,最
后从地上捡起一张信纸。
他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微微一笑,转头对五人说道:
「现在案情已经很清楚了,昨晚陪你们三个人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人形性玩具,
而是个活生生的女人!就是那个犯案的女小偷!
原本昨天中午她做完案之后就准备离去,但沒料到你们老闆发现的早,派保
镖快速包围了工地,这下女小偷便沒法逃走了,而她一个女人在满是男人的工地
很容易被发现,根本沒法藏。
就在这时,她发现了你们藏在工地大门旁的那个盒装人形性玩具,于是情急
之下,她扔掉了里面的塑胶玩具,自己躺在里面充当性玩具,希望能够矇混过关。
可沒想到你们仨沒见识大老爷们,真的被这女小偷煳弄了一晚上,今早我们
警察到来,你们老闆撤掉了保安,于是她就趁机逃走了,唉,这种案子我们还真
是第一次遇见。」
警察的一番话将老梁三人彻底说傻了,只能张着大嘴愣愣的望着警察出神。
满面愁容的老闆闻言略一思索,不无疑惑的说道:「警察同志,这事也太蹊
跷了,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吗?」
警察闻言微微一笑,将手里的信纸递给老闆,然后不无讽刺的说道:「你看
看吧,这应该是那个昨晚女小偷临走时写,是写给他们仨的。」
老闆闻言连忙接过纸条,一字一句的开始读上面的字:
「尊敬的三位农民工性友,本姑娘走了……当你们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应
该已经猜出本姑娘的身份了,我要说的是,经过昨晚的一夜风流,我可以明确的
告诉你们三个一件事--你们仨的性技巧真的很烂!
一个早洩,一个是恋妻狂,最后一个是骯髒的变态,遇见你们,跟你们做爱,
真的让本姑娘很无语!
原本对于这次行动本姑娘还心有内疚,但现在却一丝一毫的内疚都沒有了!
因为本姑娘现在身上还散发着你们淫辱我后,洒在我身上的那些精液的腥臭
味,洗都洗不掉,最后,本姑娘祝你们仨人早日得上梅毒花柳艾滋病,子孙根彻
底烂掉,再见……
妈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你们仨人的脑袋倒是人工的,可是有智能吗?!
连真人假人都分不清,你们吃屎噎死自己得了!」
老闆读完女小偷的留言,愤怒的一把将信纸扔到了老梁的脸上,气急败坏的
骂了起来!
老梁愣愣的拿起信纸,一脸惊慌的自信看了看,然后嘀咕道;
「不、不可能啊,我们沒看见这女小偷拿着几十万的现款啊?」
「废话!谁说老子被偷的是现款!」
老闆气急败坏的大骂了一句,然后心如死灰的说道:
「是老子买给我老婆做生日礼物,一件价值几十万的钻石项链!」
老梁一听,顿时想起昨晚侵犯那个女小偷时,挂在她脚脖子上的那个水晶脚
链,于是一声惊唿,瘫坐到了地板上……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