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yinai132.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yinyinai132.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返回 淩辱女友明藝1-6

(1)



(文章是以第三者的第一人稱寫的)



交流會結束之後,留下了十多個老外做交換生在我們這留學。半年之後我們

一大隊人馬便去了澳大利亞,一樣做交流。



交流會一樣是Party、舞會什麼的,雖然辣妹很多,但怎奈那群和我拼

過酒的酒友們不放過我,只好一起灌起酒來。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群,生活中

的一切煩惱都拋在腦後,喝起來也很是Happy,喝得帥了,不時會有幾個洋

妞過來親我一下鼓勵我,很是享受。



兩天的Party幾乎都是喝酒喝過的,白天又幾乎是睡過的。除了喝酒,

也什麼都記不住了。



兩天後,領導們帶著大隊人馬撤了,只留下我們十來個人在這裡做交換生,

這十個人裡就有我、Kevin、明藝。由於專業的關係,我和明藝是一班,而

Kevin到了別的班。但最初的一個月,專業英語之類的都在一起學。



十多天後的一個週末,同學們提議到海邊玩玩。當然啦!到了悉尼,不去海

邊玩玩怎麼可以?怡人的風景,火辣的靚妹……都是很吸引人的。而且悉尼還有

傳說中的「天體海灘」,這可是國內沒有的。而且就算是普通的海邊,也有很多

靚妹毫不吝嗇的展示自己的全身。



而這次,我們相約而去的就是那個沙灘,而我們卻都還蒙在鼓裡,他們只是

告訴我們去一個「很好玩」的地方。



年輕人嘛,喜歡這樣的地方自然很正常。不知道大家看過《美國派》、《歐

洲性旅行》之類的美國性喜劇沒有?裡面描寫的東西很真實的反應了美國年輕人

的生活,雖然有些誇張,但取材都很真實。這邊的小夥子、小姑娘們真的很瘋狂

——尤其是年輕人們在一起的時候。



週末的早上,大家吃過早飯後,坐著外國友人的、或者是他們父母的車,一

會的工夫就到了海邊。夏天的海灘自然是很多的人,雖然上午10點還有些早,

但人群已經開始熙熙攘攘了。



到了海邊,停好車,外國友人們就急不可耐的脫去了外套,穿著泳衣衝了出

去。這幫老外經常到海邊玩,自然已經習慣了,出門的時候外面是寬鬆的外套,

脫掉後直接就是泳衣,方便得很。平時穿的內衣都在包裡,玩完之後才換。我和

Kevin當然也是一樣,只有明藝,穿的是平時的裝束,泳衣放在包裡。



開車的一個哥們對明藝說:「怎麼?不準備遊泳了嗎?」



「嗯~~沒有啦……只是需要換一下泳衣。哪裡有更衣室?」



「天!直接在車裡換不就好了嗎?到更衣室很遠的。」這哥們說完指了指遠

處。



大概200多米開外有供遊客們沖淡水和換衣服的服務區,明藝拿著帶來的

泳衣去了。我們則是先開始了,Kevin和明藝說了一下也就跑到了海邊。



到了海邊頓時兩眼放光,只見海邊好一幕香豔的景色——身材火辣的少女穿

著短小的比基尼,毫不吝嗇地展示著自己的每一寸肌膚。更有甚者,居然沒穿上

衣,胸前的兩團肉就在那裡隨著腳步一跳一跳的。我和Kevin哪曾見過這陣

勢,褲襠裡頓時支起了小帳篷,兩眼直直的盯著看……那洋妞瞥了我們一眼,輕

蔑的「切」了一聲便走了。



一個哥們,黑人,叫布萊恩的,從後面跑了過來,拍了一下我和Kevin

說:「哈!哥們,這是不是個好地方?就知道你們沒見過!哈哈!以後會慢慢習

慣的!別在這愣著了,會被人笑的,快來吧!我們都在那邊。」



跟著布萊恩的腳步,我們到了同學們那裡,他們有的圍成一個小圈在海邊玩

起了丟飛盤的遊戲,也有的在搭太陽傘。大家看我們到了,先停了下來,和我們

打了一下招呼說:「嗨!第一次一起出來玩,簡單和你說一下吧!我們這沒有特

別多的規矩,不過有一條,Kevin~~你要注意遵守哦!」



「嗯?什麼?你說吧!」



「你也知道大家一起出來玩都想開心的,可是很多時候情侶們兩兩的走在一

起,把別人晾在一邊,很掃興的,這樣也很無聊。所以我們規定,凡是三人以上

的聚會,情侶們都不可以走得太近,最多就像普通朋友那樣,聊聊玩玩遊戲什麼

的。希望你和你女友能遵守。」



「放心吧!沒問題!」Kevin爽快的答道。



「那一會明藝回來了,記得告訴她。」



「OK!」



正說著,明藝就從遠處走了過來。明藝身上是一套天藍色的三點式泳衣,露

出了白嫩的皮膚和姣好的身材,最顯眼的就是那條又長又直比例勻稱的美腿,一

步一步的款款走來,腳上是一雙同樣藍色的人字拖,顯得白嫩的小腳格外可愛。

明藝還戴著她的黑邊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乖巧可愛。



明藝走在路上也看到了我們看見過的景像,不免有些尷尬,臉上泛起了一絲

紅暈。最後跑過來,一把拉住了Kevin的一隻胳膊,低聲的說了幾句。倒是

Kevin比較放得開,回頭問了一下剛才和他說規矩的同學:「克瑞斯,這裡

規定不能穿上裝了嗎?或是必須裸體?」



「沒有啦!你要是不願意,沒人會強迫你,也不會罰款,尤其你們看上去很

像是外國人,不會有人說你的,安啦!對了,Kevin,你和明藝說了我們的

規矩了嗎?」



「嗯,這就說!」



Kevin把明藝拉到一邊說了幾句,明藝也沒多想,點了點頭就一起回來

了。兩人分別走向了兩邊,克瑞斯笑著點了點頭:「這就對了!這樣會玩得很開

心的!」



明藝走到了支太陽傘的地方,把眼鏡放在那邊。明藝的眼睛近視不太嚴重,

大概300度多一些,摘了眼鏡看近處的東西一點都沒有影響。



大家遊泳的遊泳、曬太陽的曬太陽,也有的在樂此不疲的玩飛盤。今天天氣

很好,沒什麼風浪,帶衝浪板的同學自然也只能讓自己心愛的衝浪板晾在一邊。



Kevin和一個叫露娜的白人美眉走得很近,聊得很開,兩人總是一起遊

來遊去,有說有笑。而這個叫露娜的女孩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因為胸前的兩團

肉實在太重,總是站不穩撲到Kevin身上,看得明藝很是不自在。



而明藝也不是那麼清閒,剛開始大家都放不太開,可玩著玩著也就開始越來

High了,潑水、潛到水下撓癢癢,或者乾脆一個假摔,砸到明藝身上……在

這嬉鬧的海邊,溫暖的海水裡,明媚的陽光下,明藝彷彿也漸漸不那麼扭捏了,

和大家玩得很開心,「哈哈」的笑著,只是還是不放心Kevin,總是不自覺

的轉頭注意著Kevin和露娜的一舉一動。



我由於水性不太好,撲到水裡的時候嗆了好幾口水,雖然我和大家一樣都笑

著,但卻覺得有點不舒服了,便上了岸,躺在太陽傘下的長椅上休息了。溫暖的

陽光,清涼的海風,舒服得很,不一會我就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被人推醒了,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原來是明藝,她

看上去好像有點著急的樣子。



「明藝?有事嗎?怎麼了?」



「Kevin不見了,你剛才看見他了嗎?」



「沒有啊,我剛躺下就睡著了,也沒注意。他不是一直都和那個露娜在一起

嗎?」



「可是……那個……」



「嗯?什麼啊?」我還沒睡太醒,不是很有精神,睡眼惺忪的說。



「那個露娜也不見了。」



「啊?不會是……」我突然有點興奮,一下子坐起來,看了看海邊的方向,

「哇塞!」看著海邊的景像我脫口而出。



這時太陽已經很高了,海邊的人更多了,滿目都是赤裸著上身的辣妹……而

我們的同學那邊,女生們都已經脫光了上衣,露出了棕色、白色的酥胸。



「哎呀!你快別看了!幫我去找Kevin吧!」明藝在身邊焦急的說。



「哦~~好~~嘶——」媽的!我居然流口水了……回頭仔細打量了一眼明

藝,她倒沒和我期望的那樣也脫去上衣,不過沾著水珠的皮膚也很誘人,相對於

那些赤裸上身的女人,明藝那淺淺的乳溝更多了一點神秘感。



「嗯……那個……那個露娜不會也脫了上衣了吧!?」



「是……是的……」明藝的臉不知是害羞還是害怕,紅得很徹底。



「啊?!」我故作驚訝狀:「那還不趕緊去找?走,我們一起去!」說罷我

就跑了起來,一下子就跑出去二十多米,明藝自然跟不上,在身後喊著:「哎,

你等等我呀!慢點。」



我停下來回頭看著明藝,之間明藝跑得很賣力,胸前的一對乳房也隨著她的

跑動一起一伏的,很是誘人。穿著人字拖在沙灘上自然跑不快,也跑不穩,快到

我身邊的時候明藝腳下一滑,「啊」的一聲摔倒在我身上。我下意識的一伸手,

一把抱住了明藝,明藝也下意識的抱住了我,明藝一對柔軟的乳房就這樣結結實

實的壓在了我的胸膛上,還揉了幾下。



明藝站穩後立刻推開了我,不好意思的說:「別跑那麼快,我跟不上。」



「哦,那我拉著你吧!」說完也沒等明藝反應,我就拉著她的手跑了起來。

明藝只好跟著我,在外人看來,好像我們就是一對情侶,急急忙忙的找個背人的

地方打炮一樣。



我們在海邊跑了好久也不見Kevin和露娜,眼看就跑到頭了……沙灘的

盡頭是一片椰樹林,還有高矮不一的各種熱帶植被,我和明藝停了下來。



「明藝,還進去找嗎?」



「這……要不你自己進去幫我看看吧!」



「這不太好吧!裡面要是有小情侶在親熱,我進去了,還不把我當偷窺的了

嗎?」



「不會吧?大白天哎!而且海邊還這麼多人……」明藝說著已經羞紅了臉。



「這裡是澳洲!是悉尼!你以為還是天朝呢?你剛才可能沒看見,海邊就有

人在那裡打炮呢!裡面沒人才怪!」



「那……」明藝羞紅著臉的樣子可真他媽可愛,真想就地強姦了她!可惜這

次她很清醒,而且又是在這麼一個亮堂人多的地方。



「沒事的,就假裝一下情侶,最多就是抱在一起走過去而已,不用真的……

那啥的!」



「那……那好吧!」明藝的臉更紅了。



果然不出所料,還沒走進去就聽到了男女交歡的聲音,此起彼伏的傳過來。

剝開那高高的葉子,立刻就看到了兩對男女糾纏在一起,猛力的幹著,其中一對

是女人扶著椰樹,屁股撅得高高的被幹著;一對是女人躺在身下,腿勾著男人的

屁股。兩個女人都在高喊著,根本沒人注意到我們。



我看得有點呆,明藝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該走了,而她卻低著頭不去看那

邊。但當我們快要離開那兩對男女的視線時,我注意到明藝還是低下頭回頭看了

一眼……



再往裡走,人就更密了,這裡就好像是大的露天汽車旅館一樣,男男女女糾

纏在一起,黑的、白的、黃色的、棕色的都有,平均每隔五、六米就會有一對,

我拉著明藝繞開他們往裡走著。



有的人根本不看我們,有的人則會在我停下四下觀望的時候對我們說:「哥

們,這有人了。」示意我們不要在他們身邊做。有的則會說:「哥們,這還有地

方,來吧!」示意讓我們在他們身邊做。(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還有另一層意

思——就是有可能會交換情侶做愛)



看到這淫亂的場面,只要是成年人,肯定會動情的,明藝應該也不例外,站

著的時候我注意到她的腳趾總是不自在的亂動著,在藍色的人字拖上亂劃著。這

十多天的時間,她都沒有和Kevin單獨相處過,相比也是想要了吧?不過,

我還是沒有忘記我們來的目的,拉著明藝繼續往裡走。



走得深了,人也少了,不過還是有各種聲音傳來。突然,明藝拉住了我,瞪

大了眼睛,但故作鎮定的說:「這是露娜的聲音!」



「嗯?我怎麼沒聽出來?」



「噓~~」明藝伸出食指放在嘴前,示意我小點聲,但她臉上的不自在卻是

很難掩蓋。



她指了指我後面,便走了過去,我只好跟著。明藝小心的扒開了地上高高的

椰樹葉,往裡面看了看,站在明藝身後的我明顯感覺到明藝的身子震了一下,然

後定住不動了。我忙跟了上去,也扒開了一片椰樹葉看了進去,也是一震!



只見一個黃種人正趴在地上,幹著一個白人女孩。他的雙手托著地面,下身

用雙腳支撐,正一下一下的幹著眼前的白人女孩。白人女孩的臉對著我們,我認

出了那個女孩——正是和Kevin一起失蹤的露娜!而趴她身上的該不會就是

Kevin吧?



我和Kevin不是很熟悉,背著身子也看不清楚,但髮型、體型還有膚色

都和Kevin的一樣,應該是他!我再看明藝,雖然她沒出聲,但眼淚已經流

了出來。她和Kevin朝夕相處,應該不會看錯吧!看這樣子那個男人真的是

Kevin!



想到這,我立刻拉了拉明藝,她還呆在那裡……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明

藝抱了起來,抱到了十米開外的地方,把她放在了草地上,讓她躺下。還沒等我

起身,她立刻起來抱住了我,嚎啕大哭起來:「為什麼?!Kevin為什麼會

這樣!難道我真的不如那個露娜嗎?我除了胸不如露娜的大之外,哪裡比不上她

了?」



「明藝,別這麼說,Kevin不是那樣的人。可能……可能是露娜勾引了

他……」



「勾引他,他就……嗚嗚~~他就可以這樣嗎?」



「可能……可能是你們……太久沒做了吧,他沒把持住。」我可不想明藝和

Kevin分手,明藝要是跟了別人,我還哪有機會幹她?而且還幹得這麼爽?

只好語無倫次的安慰起她,一邊也暗罵Kevin:『媽的!什麼時候不好!晚

上有的是時間,大白天的搞什麼啊?明藝又不是不在場。真是的!』



「嗚嗚……他很久沒做,我就做了嗎?他還可以偷偷的手淫呢!我和我的室

友在一起,怕被她發現,都沒手淫呢!你們男生就是好!沒事還可以在一起談論

手淫什麼的,嗚嗚……我們就慘了……」也不知道明藝是太傷心還是太生氣,說

話也開始語無倫次,看來真是受刺激了:「剛才那個布萊恩、還有克瑞斯,還有

好多男生,都在勾引我,我為什麼就把持住了?嗚嗚……」



我一時語遲,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只好坐下來,抱住了她。她的左胸貼在我

的右胸上,我的手也摸在了她光滑的背上。她也把手放在了我的背上:「你說,

我的身材難道不好嗎?長得很難看嗎?要Kevin偷女人……」



「嗯,你的身材好!長得也好看!皮膚……」說著,我的手在明藝的背後摸

了起來:「也很不錯!」



「嗚嗚……討厭你了!男人都一樣,色得很!」



「這話說得沒錯!男人要不色就都出家當和尚了,誰還追女孩子?」



「難道追女孩子就全是為了做愛嗎?嗚嗚~~」明藝的哭聲已經變小了。



「是因為想做愛才不得不追女孩子,而不是追女孩子是為了做愛!」



「嗚嗚……還不都一樣嗎?」



「哎!你不懂的!」



「什麼不懂啊!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嗚嗚……一出軌一外遇就說女人不懂,

一點都不檢討自己……嗚嗚……Kevin!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Kevin對你不好,那我來對你好吧!」說罷,我推開了趴在我肩膀上

的明藝,一口親了上去,明藝躲閃不及,粉嫩的小嘴唇被我親了個正著……趁她

沒注意,我把舌頭也伸了進去。



「嗯……」明藝瞪大了眼睛,眼角還掛著淚花。「嗯~~」明藝推不開我,

只好轉過頭去:「你怎麼能這樣!」



「明藝,別傻了,你的Kevin都和別的女人開始了,你也別閒著了,我

們來吧!是他先對不起你的!」說完我又摟住了明藝,開始左右尋著她的嘴。



「嗯~~不行!Kevin對不起我是他的事,可我是清白的啊!」



我心中暗罵道:『操!清白,你的清白早就被我給抹黑了好不好?媽的!』

口中卻說:「清白有什麼用,還不是吃虧嗎?來吧,別做傻子了!明藝,我喜歡

你很久了!」說罷我一把將明藝推翻在地,身子也壓了上去。



「嗯!你要幹嘛?快放開我!」



「噓~~」我學了剛才明藝的手勢:「小點聲,這裡和Kevin那邊很近

的,小心把他引過來。」



明藝頓時不敢再喊了。我又趁她不注意,一把拉下了她的胸罩,雖然她嘴上

不喊了,可手上的掙扎還沒停,但她哪裡有我力氣大,任憑她怎麼拽,胸罩也不

會重新蓋住她的雙乳了。



看著明藝害羞又害怕的掙扎,我興奮異常,一口舔上了明藝的乳頭,一隻手

拽著明藝的胸罩,一隻手抓著她另一隻乳房,揉了起來。



「嗯!不要……天吶!求你了,不要這樣,快放開我!」



我哪管她這些,下面的雞巴早已硬得生痛。



「不要啊!嗯……求你!求求你停下……你~~你停下,我就當什麼都沒發

生過。好嗎?」



「……」



「你知道你在幹嘛嗎?啊!你這是……你這是在強姦啊!」



我又抓又舔,在我的攻勢下,明藝早已氣喘籲籲,說話也開始斷斷續續了,

看來已經有了反應了。由於海水的緣故,明藝的胸舔起來鹹鹹的,更加了一分淫

蕩的味道。



「對!我就是要強姦你!強姦你這個騷貨!」



「啊!你……嗯~~強姦人家!啊……你強姦人家,還說……還說人家是騷

貨!嗯……你好過份啊!快……快停下……求你了……」



「哎!一般的女孩子遇到這種情況都會用手捂著胸,而你卻是用手拉胸罩,

任憑自己的兩個奶子在胸前裸露著讓人侵犯、任人玩弄!」我張開嘴鬆開了她的

乳頭,淫笑著說。



明藝聽完,大驚失色,立刻放開了胸罩,雙手緊緊地捂著那對剛剛被我侵犯

過的乳房。



『臭婊子!太尼瑪好上了!早知道就早強姦了你!』我暗罵著。一邊暗罵,

另一邊我就很順利地解開了早已掛在明藝腰上的胸罩,拉了下來。



明藝還是傻傻的捂著胸,躺在地上呆呆的看著我,「哈哈!你可真聽話啊,

叫你幹嘛你就幹嘛!」話音剛落,我就雙手並用,抓住了明藝內褲的兩邊,一把

拉下了她的內褲。



「啊!」明藝大驚失色,條件反射似的併緊了雙腿,內褲就卡在了她膝蓋上

方。明藝的一隻手也伸了下來,拉住了內褲。



「哈哈!小騷貨,我不是說過嗎,一般的女孩子這時候都會用手捂住自己的

陰部,你又來拉內褲?!」說罷我便將手伸到了明藝的雙腿之間,直接用中指插

進了明藝的陰道裡。



「啊!」明藝再次驚叫了一聲,伸出剛才拉內褲的手去拉我的手。



「好濕啊!」明藝的小穴裡已經是淫水氾濫了,陰毛也已經沾了不少,「小

騷貨!你看你,都濕了!」說著我拿出了剛才插進明藝小穴的中指,在明藝的眼

前晃悠著。明藝羞紅了臉不說話,但手卻飛快的捂住了自己的下體。



現在明藝就躺在地上,一隻胳膊橫在胸前,一隻手捂著自己的下體,淡藍色

的內褲被脫到了膝蓋上方,「哈哈!小淫娃,我不是都說過了嗎?你要是這樣的

話,我可就能很方便的脫你的衣服了呢!」一邊說著,我一邊用力拉下了明藝的

內褲。雖然她的雙腿夾得很緊,但她的力氣又怎能大過一個被色字急紅了眼的男

人呢?



明藝的天藍色的小內褲就這樣被我拉到了腳踝處,而這一切都被明藝瞪大著

眼睛看在眼裡。明藝張大了嘴,併緊了雙腳,不讓我把內褲脫下去。因為我剛才

的詭計,她也不敢伸手下來和我對抗,生怕露出了自己的「要害」被我攻擊。



我大笑著拉起了明藝的雙腳,抓住了她的一隻腳,伸手用力拽著她的內褲,

從兩隻腳的縫隙中用力的拉出了那細細、小小的布條。現在,明藝的小內褲已經

完全失去了保護她的能力,捲在一起,掛在她的另一隻腳踝上,除了增添一點性

感,別無它用。



「嗯!你……你不能……嗚嗚……」明藝又哭了起來。



「小美人兒!我的美人兒!別哭了!快來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吶!何況又是

在這異國他鄉,可別浪費這大好時機呀!」



「你!你這個變態!你……」



「不是有一句話說得好嗎?——『不能掙扎,那就好好享受。』別掙扎了,

來吧!」



「我就不!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明藝狠狠的說。



看著全身赤裸、僅剩一條內褲掛在一邊腳踝上的明藝用兩手緊緊地護著自己

的三點,我倒也不急了,準備慢慢享用。我托起了明藝的雙腳,放在面前:「好

一雙美腳啊!又白又嫩!」我用鼻子聞了聞:「好香啊!」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起

來。從腳趾開始,每一個腳趾縫都舔到了,然後是腳底、然後是腳背……



「嗯……你這個~~啊!變態!好變態啊!居然喜歡女人的腳!嗯……快放

開!好難受啊!你個變態!」



「Kevin不喜歡這樣吧?哎!可惜了一雙好腳啊!他不喜歡的就交給我

來吧!」



「啊!不要!啊~~你個變態,快放開我啊!」雖然明藝嘴上很硬,但我透

過擡起的腿下面,能看到明藝緊緊夾著的大腿根部,明亮的淫水已經流了下來。



「我恨你!你這個變態!我會恨你的!啊……恨你!」



「哼哼!恨我?你還是恨Kevin吧!是誰帶著野女人來這裡背著你打野

炮?要不是他,你至於拉著我來這裡嗎?又怎麼會有此一遭呢?」



「……」



「要不是Kevin,你又怎麼會抱著我哭,勾起我的性慾呢?」



「……Kevin!我恨你!」明藝狠狠的說,然後就不動了。雖然她沒有

分開腿,也沒有鬆開手,但身上的力氣卻不在了,看來明藝是準備乖乖就範了。



我看時機已經成熟,便不再拖延,直接趴了上去,分開了明藝的雙腿,把她

的雙手拉起來,扔在了兩邊,再把硬得生痛、痛了好久的大雞巴一下子就插進了

明藝那早已滿是淫水的騷穴裡。



「唔……好舒服!」明藝的小穴真緊,又緊、又熱、又濕!插進了這極品的

小穴,我忍不住叫出了聲音。明藝卻是把頭轉向一邊,不作動靜。



「操!有本事忍住了別叫出聲!」說罷,我立刻拔出了自己的雞巴,低頭暗

暗的說:『雞巴啊!雞巴!再忍耐一會!』拔出來的時候,明藝的身子微微的顫

了一下,但沒做表情。



我再次趴在了明藝身上,從她的嘴開始親起,吸出她的舌頭在嘴裡舔著。明

藝閉上了眼睛,不去看,任我怎麼玩弄。我的手也沒閒著,一隻挖著她的小穴、

揉著她的陰蒂,另一隻手抓著她的乳房,三管齊下。



明藝收回了舌頭,咬緊了牙關,忍著不出聲。這更激發了我的獸慾,我開始

親起明藝的耳朵,一會咬耳垂,一會咬住整個耳朵,然後是舔她的脖子,雙手卻

一刻也沒停下……明藝的身體已經開始不停地顫抖了。



接著我順著脖子舔到了明藝的乳房,用舌尖在乳頭四週打著圈,然後再含住

她的整個乳頭,放在嘴裡吸著,然後再舔她的乳頭四週。幾次之後繼續向下,親

著她的肚子、直到小腹……到了小腹後,我用鼻子大力地聞著明藝的陰毛,中指

已經插進了明藝的小穴,不停地轉著中指,摳著陰道的四週。



「嗯……」明藝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鼻息,但也只有一聲而已。



我停止了嘴上的動作,擡起頭看著明藝,然後突然加快了中指抽插的速度。

明藝的臉已經扭曲得不行,強忍著這快感,不出聲,但緊緊的陰道卻是夾著我的

中指,邊夾邊吸……



就在明藝快要被我挖到高潮的時候,我突然抽出了中指,「哦……」明藝終

於張開了嘴,帶有一些幽怨的出了一聲,就又停止了,但淫水卻不停地冒出來。



看著明藝的騷樣,我笑了笑,伏下了身子,從她的腳開始,又聞又親,順著

腳踝、小腿、大腿,一直舔到了大腿根,然後是另一條腿,接著開始對她的全身

亂舔著——任何沒有被我舔到的地方我都舔了個遍。



「啊……嗯……」明藝終於忍不住了,竟然自己用手挖起了自己的陰道。都

已經到了這個份上,自己用手挖哪能止渴?我淫笑著停下了全部的動作,坐在地

上看著這已經完全被玩開了的尤物——明藝。



「啊……你……你好壞!把人家弄成……嗯……弄成這個樣子,自己……自

己卻跑開了!啊……不行了!啊……嗯……快來!快來幹我呀!快!求你了!」



「求我?呵呵!」我用手托起明藝的下巴,對著她淫笑著:「求我什麼呀?

好妹妹!」



「求你……啊……求你幹我!」



「怎麼幹呀?」我面對著明藝的臉,就在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問她:「說呀!

說了我就幹你!」



「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我的……騷屄裡!然後動……前後動……

左右動……插死我!」



聽她說完,我便甩了手,明藝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腿分得大大的,自己用

雙手掰開了小穴,對著我的方向:「好哥哥!快來!快來幹妹妹吧!妹妹是小騷

貨!快!」



我立刻提槍上馬,用大雞巴在明藝的穴口上下磨了磨,沾了些淫水,還沒等

要插,明藝已經扶住我的雞巴對準了她的穴口,她一挺下身,緊緊的小穴已經包

住了我的大龜頭。



到了這地部,我哪裡還肯保留,挺腰一插,一下子把我的大雞巴全根插進了

明藝的小穴裡。「啊——啊——」剛一插到底,明藝立刻大叫起來,摟住了我不

肯撒手。就這樣,高潮了。



明藝的高潮持續了三分鐘之久,看來是我的前戲做得太足了。這三分鐘,明

藝雙手緊緊地抱著我,雙腳也夾著我的下身,嘴裡發出天籟般的聲音:「嗯……

嗯……啊……哦……」



三分鐘之後,明藝漸漸地恢復了正常,鬆了手腳,躺在地上。看見明藝躺在

了地上,我立刻開始用力地插起來,邊插邊罵:「操!你個小騷貨!才插了一下

就高潮了!真你媽是騷貨!」



「嗯~~不是~~啊……才沒有!你……啊……好舒服……你之前也插過一

下,是兩下!兩下高潮!」



「操你媽的!你個騷貨!兩下高潮也是騷貨!」



「啊……對!啊……好哥哥!用力幹我!幹死我吧!我……啊~~我就是騷

貨!就是給……就是給人幹的!啊——幹死我!幹我!啊……好深啊!」



「媽的!太爽了!今天我就幹死你個騷貨!」我扛起了明藝的雙腿,架在我

的肩膀上,用力的向下插著。身下的明藝高舉著雙腿架在我的肩膀上,隨著我的

發力,雙腿不停地撞擊在胸前的一雙軟肉上,小穴更是沒有任何保護的被我的大

雞巴暴操著。



「啊……好深啊!天吶!好舒服!比……啊……比剛才還深呢!用力啊!」

我又是暴插好幾十下,明藝又要高潮了,她抓住了我的胳膊,腳尖繃得溜直,很

快就再一次的高潮了!



這次高潮她喊得聲音特別大:「啊……好……好舒服!真厲害!太厲害了!

啊……」



叫著叫著,另一邊也傳來了同樣的叫聲,不過是女人的聲音。「啊!是……

是露娜!」明藝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天吶!會不會被Kevin聽到?快離他

們遠一點吧!這裡太近了,會被聽到的!」



「放心,Kevin不會聽出來的,男人幹炮的時候沒那麼有心聽這個。」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還是拉起了明藝,壞笑著帶她往外面——就是剛才來的地

方走去。



明藝已經沒了多少力氣,但還記得低頭撿起地上的胸罩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

經掉在地上的內褲,也穿上了那雙淡藍色的人字拖,跟在我身後低頭走著。



又到了剛才那充斥著淫聲浪語的地方,而明藝卻沒有注意,又或許她注意到

了卻沒有阻止我。我拉著明藝到了那片開闊地之後,也沒理會身邊的人們,直接

把明藝按在了一棵椰子樹上,讓她背對著我,翹起屁股,然後扶正雞巴,插了進

去……



「哦……好深啊!好舒服!最喜歡!哦——最喜歡後入式了!」



我扶住明藝的腰,挺著自己的腰,一下一下的幹著她。這個姿勢最能突出明

藝的身材了,筆直的雙腿繃得更直了,經常會被我操得踮起腳尖,細細的腰向下

彎著,胸卻向前挺著。好多老外都看著這邊,還吹起了口哨!見我轉頭看他們,

他們還會向我伸出大拇指,也不知是鼓勵我,還是誇我操著的明藝。



明藝彷彿沒注意到這些,放聲的浪叫著。雖然老外們大多聽不懂中文,但在

這一片英文的叫床聲中,中文的叫床聲還是更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的。



明藝的長髮垂在臉的兩側,大家看不到她的樣子,我便扶起了明藝,拉起她

的一條腿,橫著扛在肩膀上,讓她側身站著,一手扶著椰樹,一手拉住我的手,

從側面幹著明藝,另一隻手也握向了明藝柔嫩的胸。



「啊……天啊!我最喜歡這個姿勢了……天吶!好爽!好舒服!哦……用力

啊!」這個姿勢果然很爽,明藝也很會夾,夾得我好舒服。



伴著明藝的高聲浪叫,我終於忍不住,射了!我的大雞巴全根頂進了明藝的

屄裡,「滋滋」的射著。射了足足十下,應該全都灌進了明藝的子宮裡了吧!



明藝感覺到我射了,上身用力地往我這邊探著,摟著我的脖子,動情的望著

我,然後……也高潮了!三次高潮後的明藝很快就沒了力氣,癱倒在了地上,嬌

喘連連。



我蹲了下去,給明藝穿上了衣服,拉著她走了。其實本不想給她穿衣服的,

只是她一再堅持,我又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硬拽,只好給她穿回了衣服。



剛走出去不久,就看見Kevin和布萊恩跑了過來……Kevin!我心

裡一驚,這裡只有一條通道啊!剛才也沒見Kevin出來,他是怎麼到這的?



這時布萊恩先開口了:「你們去哪了?真是的!Kevin剛才去廁所了,

回來之後就找不到你們了,露娜也不見了,真是的!都一個多小時了。」



還沒等明藝開口,我先說了:「哦!是這樣,剛才明藝找不到你,就拉我來

一起找,人多,找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找到你,明藝還摔了兩次,你看。」我指著

明藝身上的草葉和沙子說道。



「嗯!對!是……是這個樣子的,我剛才摔倒了,休息了一會才回來。」



「喂!你們怎麼都在這呀?」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是露娜!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黃皮膚的男人。



剛才就一頭霧水的我們更加亂了……



「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Jay。」露娜很自然的說道:

「Jay,這是我跟你說過的我們班上的三個交換生,Kevin、明藝還有X

X。」



Jay向我禮貌的伸出了手,我機械的握了握,然後是明藝和Kevin。



「Jay,你看,你和Kevin是不是很像?」露娜繼續笑著說道:「我

剛才還和Kevin說了呢!你們太像了!身高、身材、膚色,甚至連髮型都一

樣呢!而且你們之前還沒見過面,真是太巧了!以後你們要不要『結拜』做兄弟

呢?」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您当地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或是对情色反感或是卫道人士建议您离开本站!
本站归类为限制级、限定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为能力且愿接受本站内影音内容、及各项条款之网友才可浏览,未满18岁谢绝进入。